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言书【片段】

英雄迟暮梗
一点点片段,要脸,不打tag
我真的特别喜欢这样安静的东西,可惜只有深夜才写的出来
灵感源自浙江卷【。】

人老了,脑子便转得有些迟钝。明楼叫了几声阿诚,回应他的只有老房子里空洞的回声。他养的猫倒是被他吵醒了,悄没声儿地走了几步,跳进他怀里,咪咪地叫唤。明楼愣怔了一会儿,枯树一样的手下意识顺了顺猫大爷的毛,这才想起他的阿诚已经去世有一段日子了。
……
他们相互扶持,走过连天烽火,渡过汹涌暗流,最后终于扛不过时光荏苒,岁月长流。
……
明楼觉得他最近精神越发不济,明台来看他,没说上几句就要停下来缓一缓。明台笑他英雄迟暮,明楼作势要拿羽毛拍教训教训这为老不尊的小少爷。明台佯怒说他明天去给大姐扫墓一定要告诉她大哥又欺负他,明楼撑着头朝那老小孩儿笑:“我近日里总梦见大姐,梦见她对着我笑,却又流着泪,说我骗她,她一定要好好同我算账。”
欲言又止。明楼觉着明台知道他什么意思。
他的时间不多了。
……
明楼又梦见了明镜——是当年大姐的的书与床头理论,转头又见阿诚躺在他身边,拿着本书看,那时候他们还年轻,阿诚侧脸线条本来有些硬朗,却被灯光揉去些许锐气,看起来温柔得抓人。
梦里阿诚像是感觉到明楼在看他,将书放在床头柜上,抬头亲了亲他,像只小仓鼠:“大哥,睡吧。”
明楼嗯了一声。
明家老宅终于空无一人。

 
评论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