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叶蓝】叶心脏和傻白甜01

*剑三AU
*我是唯满侠的所以如果看到有什么抓鹅挖马草打成阵营战的梗不要觉得很熟悉x曾经待过统战帮会所以运营模式都是照搬的哈哈哈
*jjc这赛季只打到了11段所以有哪里不对的地方请斧正……
*主叶蓝副喻黄
*大眼儿是这个55队里唯一的直男,对,直的
*不知道多长时间一更x

01
W服最近出了件大事——恶人谷传奇指挥一叶之秋卖号了。
这事儿之前其实已经有点苗头,一叶之秋原本已经率领嘉世帮会带着恶人剑指武王城,压得浩气喘不上气,跑个商都战战兢兢;七夕节一晚上却连掉五个点——被其他服笑称是七夕事变——接着又输了这礼拜的大攻防,刚巧恶人另一大帮,乐于和浩气大帮会蓝溪阁互怼的中草堂帮主王不留行去出差了没法儿指挥,一叶之秋一人指挥了四场大攻防,殚精竭虑,却场场大败。A服原是恶人强势服,现在倒是更不如弱势服了。贴吧里尽是撕逼骂战,甚至有些阴谋家分析说W服恶人强势太久了,一叶之秋觉得攻防没意思,故意输给浩气盟云云……各种说法甚嚣尘上,却不见正主出来说一词半句,一叶之秋所在帮会嘉世也销声匿迹,没有出来发帖解释卖惨,任由舆论一边倒地把一叶之秋骂得狗血淋头,贴吧里浩浩汤汤地吵了一天一夜,叶粉和叶黑掐得也是昏天黑地。
这样吵吵闹闹地过了周一,所有人都在猜测一叶之秋什么时候发帖道歉,周二据点战前却传出了一叶之秋卖号,新号主上位指挥的消息。
千成得知以后咋咋呼呼地给蓝河的密聊频道刷了一屏叹号,刷得蓝河手一顿,一个生太极被对面奶花给断了,正好对面藏剑一个鹤归冲了过来,蓝河在yy里卧槽了一声,赶紧拍了个五方转回柱子后面让系舟奶了几口,等过了封内时间和春易老一起一套爆发把对面残血dps补刀了。还没等他们二人追过去,奶花就自己退出了jjc。蓝河默默松了口气,顺手在心里骂了句千成。
“蓝桥?”春易老在yy里问道,“刚刚怎么被奶花打断了?”
蓝河是他之前的号,单修太虚剑意。进了蓝溪阁以后他就把游戏角色换成了传言十有九渣的气纯道长,id蓝桥春雪。脸是他妹妹给捏的,帅的一批,日常和人不动声色地嘚瑟他捏脸贼帅,和他老实巴交的管理形象大不相同。
“千成那二货给我密聊刷了一屏叹号,说一叶之秋卖号了。”蓝河颇为不爽,生太极读条不到一秒居然被对面奶花断了,简直奇耻大辱,“卖号和我也没关系啊,我又不是叶神脑残粉。”
“叶神卖号了?”系舟诧异,“他还会不会回来?”
春易老没回他,团队频道里发了个1。
“嗯,排了。怎么又是华山之巅。”蓝河趁着过图和系舟扯皮,他想了想一叶之秋指挥攻防时候被他坑的次数就有点蛋疼,“别吧,跟他的攻防简直虐心,不开个丐帮中立简直跟不上……诶卧槽对面又是霸刀,这狗日的霸刀什么时候才削?”
对面秃霸花……嗯?君莫笑?又是刚刚那奶花?
蓝河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方才打断他那一下不像是蒙的。
“标了。”春易老道,“霸刀小剑和尚斧头。和尚小。我先上,八奶。”
系舟看了看对面奇穴:“霸刀风车奇穴,大圈裁骨冻土,没有封渊,和尚没洗轮回,诶这个奶花有点皮啊,点了打断。”
“注意奶花。那是刚才那把的奶花。”蓝河皱了皱眉,觉得有点不太妙,“……断我生太极那个。刚那把打断时间掐得太巧,不像是瞎瘠薄打断的。”
“嗯?”春易老点开君莫笑装备看了眼,“w8奶花?刚那个队?”
“不是,估计是散排。”系舟卡着时间攒了个行气血,语气有些凝重,“刚刚那把他队友是苍藏。”
是个皮皮花,蓝河心想,系舟作为蓝溪阁第一奶花,平时插旗时日常虐帮会里这帮一起插旗的小伙伴们——当然不包括夜雨声烦这批人——然而却不得不承认奶花在四奶里面依旧是比较依赖队友的那个,如果是外功队那脸大概是自带定军,全程找不到时间读条攒行气血都是有可能的,只有内功队里奶花才不会是优先击杀目标。
然而这样的jjc环境下这个君莫笑却穿着w8的装备散排33的战绩15-3……
5,4,3,2,1,开始。
蓝河操作着蓝桥春雪翻上华山之巅的台子,他打竞技场不喜欢屏蔽,于是拖了拖右键看看对面穿着黑戈壁散搭竞技场雪河同模胸前还戴着个大红花的花哥,再看看自己穿着青盒子的道长。
……心情复杂,好想先集火奶花啊。
[地图][君莫笑]:打那个蓝桥春雪,刚那把也遇到他了,被我断了生太极,挺菜的。
[地图][君莫笑]:诶哟,发错频道了。
“噗……”系舟忍不住噗笑出声,“老蓝你被鄙视了哈哈哈哈哈哈。”
“这特么的……”蓝河立马在原地生了个太极。
谁再说我生太极被打断那事儿我跟谁急!蓝河一边和对面绕柱子一边和春易老一起铺气场一边在心里吐槽。
对面霸刀切了鞘刀就开始往他们脚下铺姨妈色的地毯,妄图把蓝桥春雪和春易老背后的系舟暴露在攻击范围里。
春易老:“上。小心和尚。”
蓝河让蓝桥春雪跟着春易老的剑纯往前走,对面霸刀上来就开了个墙,蓝河和春易老一个小轻功躲开了墙,春易老下意识往君莫笑脚底下塞了个吞日月,条读到一半被打断了,自己的头像下还出现了2秒沉默debuff。
“可以,很有勇气。”春易老说着一个迎风回浪往柱子后面退去——和尚早就想要把他拉过去,霸刀也趁着春易老被封内的两秒已经接近他们,正在醉斩蓝桥春雪,“先退。”
系舟给蓝河和春易老补了个握针,蓝河回身一个五方锁了对方秃霸,自己让蓝桥春雪绕过柱子去找对面奶花玩你来定我呀如果你定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的游戏,春易老从同侧迂回切入秃霸后方,终于顺利把吞日月下在了和尚脚下。
“系舟过来,蓝桥转和尚。”
另一边霸刀正在吭哧吭哧追着系舟砍,系舟踩着扶摇反身一个太阴回了侧边柱子,又被和尚抓了过去。
“……”
系舟怜悯地看了眼和尚。这秃驴怕是个傻秃驴吧。
蓝河把无敌下在自己脚下,和春易老一起开了紫气对着和尚一套剑气素质十八连,那血掉的跟大姨妈似的,霸刀慌忙之下想群踢救和尚,然而三人都在无敌圈里,没法救。
“对面奶花呢?”
春易老话音刚落,血皮小和尚瞬间回到了半血,同时无敌消失,霸刀冲过来群踢救下和尚,又铺了个姨妈色的地毯锁住系舟。
“救我救我救我。”没点池月的系舟看到崩盘的血线感觉心里苦。
“我的锅我的锅。”蓝河苦哈哈地背起锅,“打嗨了没注意。”
“保护系舟,盯紧对面奶花。”春易老没说什么,依旧盯着和尚怼。
他们两人的紫气时间可还没过呢。和尚才半血,霸刀又交了墙,50%的减疗对面奶花真的奶得住吗?
答案当然是奶得住。在踏冰奶花面前,剑纯的减疗?不存在的。
蓝河过去想八对面奶花,那个戴着大红花的花哥仿佛看透了他想做什么,忙不迭地往柱子后面转了过去。
蓝河生无可恋回过去对着追着系舟怼的和尚一个八:“阿西吧,我们能集火奶花吗?我被这个奶花骚的脑壳好痛。”
春易老没理他:“和尚一刀。”
系舟那边操作飞快,灰头土脸地被霸刀和尚追着砍:“蓝河能不能管管我!我也快一刀了!”
“我八和尚了……卧槽。”蓝河一脸日了狗,“秒驱??”
春易老:“奶花我剑飞了,继续和尚。系舟赶紧走,霸刀散完了没?”
系舟急急忙忙太阴跑路转到柱子后面奶了自己两口,又攒了个行气血,buff甫一出来霸刀便临渊滔河过来了。系舟嘿嘿一笑,一个小轻功躲了踢,抢出一个长针奶了自己一口,继续和霸刀周旋。
“还有一个。”蓝河贼心不死,想去继续控奶花,自己打断了两次七星以后第三个七星正好瞬发,对面奶花却轻轻松松一个后跳躲了七星,完了还给和尚上了折叶,再扶摇到顶上一个漂亮的小轻功出了吞日月。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蓝河几欲吐血,回去转火霸刀,本来在那无脑风车的霸刀突然机智起来,临渊滔河出了火力圈,潇洒地回身一个醉斩接刀啸打在系舟身上,没来得及交出小轻功的系舟被和尚抓了过去。
封轻功,推远远,拉近近。
技能交完还被封轻功的奶花,三对一,结果可想而知。
蓝河想静静。系舟想静静。春易老……春易老一直很静。
本来想虐菜的蓝溪阁三人组心很累,灰心丧气地退了jjc,春易老说要去打战场就退了yy,系舟在那说诶蓝桥那咱俩去插旗吧。蓝河呵呵一声,心道老子再也不想打奶花了,气纯打奶,不存在的!系舟兴冲冲的换了奇穴去扬州门口点人插旗,蓝河习惯性翻开帮会yy想看看有多少人在大厅唠嗑,见到接待频道有个白马,id君莫笑。再一看,蓝桥春雪的恨天高上飘起一行原谅色的字:“#拍手欢迎君莫笑加入蓝溪阁#玫瑰!”
what the fuck?重名吧??
蓝河打开帮会界面,刚进帮的君莫笑还是红名,等级95,门派万花,所在地长安,装备分数18656——不是重名,就是刚刚那把33里面对面骚得他脑壳很痛的奶花!
他关了帮会界面,面前雪河同模混搭黑戈壁戴着大红花的花哥盯着蓝溪阁三个字转了转视角,两人之间插件显示的小绿线变成了小红线。
[君莫笑]悄悄地对你说:哟,真巧,你居然也是这个帮会的。
[春易老]悄悄地对你说:??
你悄悄地对[春易老]说:不是我干的,别问我。
你悄悄地对[春易老]说:这周的新人接待会我能不主持吗?
[春易老]悄悄地对你说:不。
[系舟]悄悄地对你说:卧槽,君莫笑是我们服的吗??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一号皮皮花?
蓝河生无可恋地葛优瘫。
你问我我问谁去?

评论(15)
热度(43)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