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倚铃】青青子衿 01

*倚铃=倚天剑x金铃索

*第一次写武侠……好难啊好难啊

*作者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中间有一点点虐,结局是甜的

*倚铃真的超可爱的你们不吃吗


一、

终南山风景秀丽,层峦叠翠,入云海则如入仙人洞府,曾有诗云,“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更有全真教立教于此山中,隐于云海之间,是以行人游客络绎不绝。越朝末年魍魉之门大开,鬼魅横行,民不聊生,终南山却也没受什么损失,反倒是来避灾的人大大增加。

然而最近终南山出了件怪事——猎人打猎时无意间在山顶发现了一座前朝古墓,便有人想进去探探虚实,却是有进无出。有传言说这古墓里有以人为食的魍魉,此前进去的那些人怕已是凶多吉少,还有传言说古墓里有狐妖,专吸人精气,将进去的人吸干了便丢在林子里,一时间终南山附近人心惶惶,剑客道人却纷至沓来,想要破解此间谜题。此前确是有道人从里闯出来,却说并未进得古墓,是以古墓更添上一层诡秘之意。

这天,终南山脚下的茶摊里来了个白衣剑客,面如冠玉,剑眉星目,眸中淡漠有如冰川,腰间佩着一柄四尺长剑,未出鞘便隐有锋锐之气于剑鞘之上浮动,却又与本人气质相合。

剑客向店家道了一声:“来壶热茶。”

店家不敢怠慢,又苦于手上还有活计,便遣了自家闺女递了壶热茶过去。女孩儿似是见多了这般佩着锋利宝剑的人,并不怕剑客生人勿近的气场,跳上剑客对面的竹椅子支楞着两支羊角辫问道:“大哥哥,你是不是也要去那个吃人的墓里呀?”

剑客不疾不徐地饮了口热茶,放下手里茶盏似不经意地问道:“何谓吃人的墓?”

“就是山顶上那座墓呀,听那些道长哥哥们说那里雾茫茫的,邪得很呢,只要是个人进了古墓的地界儿就出不来啦。”小丫头说完歪着脑袋想了想,“也不是人,连妖怪也是呢。大哥哥,你长得这么好看,就别去了吧。”

店家见自家闺女送个茶却同剑客聊开了,忙过来抱走了小女儿,一边鞠躬一边道歉:“童言无忌,童言无忌。真是抱歉,打搅了公子的雅兴,公子请自便。”

白衣剑客摇摇头,薄唇轻抿,端起茶碗一饮而尽:“无妨,在下正是要前往古墓探查终南山古墓之事。您的小女儿方才正同我说到古墓迷阵,说那古墓但见有人入,不见有人出,此话当真?”

店家露出了为难的神情,在围裙上擦了擦手道:“公子,看在您照顾我这茶摊生意的份儿上劝您一句,莫要去那古墓了。山上的道长们都拿那古墓迷阵束手无策,反倒是折进去几个道士,听我一句,下山去罢。”

“山上的道长们?”剑客蹙了眉,“全真教么?”

“是啊。”店家忙点头,一把将想要从桌子底下爬过去揪剑穗的小女儿捞起来抱在怀里,“听说连掌教都折在里面了。”

剑客若有所思地将茶碗放在唇边,腾腾热气在男子眼睫上凝成水珠,又被抿去,将小姑娘看呆了去:“店家放心,天机子约莫尚在世间。”

“可……”

店家还想劝慰,白衣剑客摇摇头,拿起桌上的剑,丢下几枚铜钱,走进微茫细雨之中:“多谢好意,在下心领了。”

店家叹了口气,一面收拾茶具一面兀自赞叹如今的少年人真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小姑娘扯了扯店家的袖子,脆生生的嗓音响了起来:“娘,你看,刚刚那个大哥哥手上的那把剑是不是上回和我说过的倚天剑呀?”

店家恍然,如梦初醒般再去寻那剑客的身影,那白衣身影却早已杳杳无踪。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一出,谁与争锋。与两柄绝世神兵同名的二人如应运而生的英雄现于当年魑魅魍魉横行的中华大地,屠龙与倚天合力将魍魉除尽,然后以长江为界,将中原武林分为南武林同北武林分而治之。南者以倚天为尊,北者以屠龙之命是从。

店家想到,方才那喝茶的白衣剑客,手里的剑鞘上绣着“倚天”二字,正是南武林之主倚天。

倚天离了小茶摊后便往传说中吃人的古墓行去,一路上景色极好,近处有茂林修竹,山涧清流,远处有空蒙山色,潋滟天光,令人心旷神怡,无怪乎全真教以此为洞天福地,立教于此,然而听闻这般钟林毓秀之地却生了古墓这一大凶之地,倚天便想亲自前来探查一番。

古墓无名,地处山阴,虽阴气足而魍魉难生。这样的地势尤其易生鬼魅这等阴邪之物,终南山这座古墓却从未发生过鬼魅吃人之事,多人失踪更像是人之所为。

若是人之所为……

一念及此,倚天如霜雪般的凛冽眉间突现杀意,腰间宝剑似是感到主人心头杀意,亦嗡嗡鸣动起来。

若当真如此,必斩之。

终南山高逾千米,越往上便越发寒冷,树林也从落叶林逐渐变为针叶林,似是因为温度渐低,林中逐渐有白茫茫的雾气从远处汇集而来,轻柔地于山林之中树木之间浮动流转,倚天往远处望去,云海时开时合,雾气汹涌而来,连脚底下踏着的青石板路也近乎看不分明了。

倚天将手搭在腰侧宝剑之上,一跃而起。

来不及了。

他已身入古墓迷阵之中。

 

一双金色眼眸在倚天踏入迷阵时睁开,纤白指尖点了点水镜,水镜中便现出倚天的清俊容颜来。一只橘色的猫叫唤了一声,扑进少年怀里。少年挠了挠橘猫下巴,轻声喃喃:“小橘,这次来了个挺难对付的家伙啊。”

 

倚天腰间宝剑尚未出鞘,于迷阵之中不紧不慢地以特殊的节奏走着,目之所及皆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他走了一段时间,眉间露出讶异的神情来——他原以为以迷阵的凶险程度,定然会有魑魅魍魉从雾气之中袭来,他自进迷阵约莫一个时辰左右,却未曾听见魍魉的嘶吼之声,只是被这无穷无尽的雾气所困,寻不到出阵之法罢了。

倚天于阵中信步走了几圈,感受了一番五行之气的流动便知此并非杀阵或迷阵,而是困阵。白雾令人不可知其身在何处,修为低者便只能像无头苍蝇在阵内四处乱撞,好在并非杀阵,寻出气之流动便可寻到生门。

倚天停步,缓缓闭上眼睛,屏气凝神。

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阵法能扰心神,却不能扰阴阳五行之气。雾气之中似是有风掠过,激起雾气流动,有顺着山风流淌,有些逆着,时而撞作一团,时而散开。

雾属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倚天提气轻身,只见一袭白衣往雾气集聚之地掠去。

那生门便在那雾气集聚之地!

倚天未曾拔剑,只将右手于虚空之中画了个太极,真气自掌心喷簿而出,直击阵基,但听得轰隆一声巨响,遮天蔽日的迷雾便如同遇到了克星一般争先恐后散去,露出神秘古墓的真容。待到倚天破阵而出之时早已月上中天,借着月光能瞧见古墓如同一只黑色巨兽盘踞于终南山顶,大部分陷于山体之中,墓门是紧闭的,没有墓碑,只在应是墓碑的石块上龙飞凤舞地写着四个大字——活死人墓。

 


评论(7)
热度(52)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