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今儿个基友突然虐我,然后随便写了点归秋虐了回去【。】
火烧重阳宫的梗_(:з)∠)_

归一环顾四周,心下恸之。
身后火光冲天,竟似是天边火烧云浩浩汤汤烧将而来,藏书阁毁于一旦,可恨他内力用尽,脚下血流漂橹,非但杀不尽元兵,护不得全真教,更连累此生挚爱。
秋水正在他身侧拄剑喘息,却冷不防被拥进怀里。他缓了一缓,方才反应过来是谁拥住了他。
“师兄。”那人温谦有礼、八风不动的声音离他极近,却隐含悲恸,心脏跳动的咚咚声映在耳中,极为杂乱,“秋水……秋水。你可曾怨恨我么?”
秋水张口欲答,脑海里倏然忆起这人冷漠侧脸,心下陡然一痛,声音亦是漠然几分:“如今已至此番境地,多说无益。”
“也好,也好。”归一扳过秋水的脸,竟然吻了上去,秋水躲闪不及,被归一侵入口中,唇齿相交,津液相亲,正急怒攻心之时口中却尝到一丝血腥味,方才吻着秋水的青年放开他,向后退了几步,跪坐于地,猛地喷出一大口紫黑鲜血。
秋水见那鲜血陡然一惊,伸手便要去抱他,归一却挥开他的手,一双幽蓝幽紫的瞳望着他,高声大笑:“你同我说名可名,非常名,何以你竟不知,我竟不知!”笑罢反手拔出一物,用尽气力将其往秋水身后掷去,正正射中一正欲偷袭秋水的元兵胸口。
秋水百感交集,只恨自己愚钝,竟不知归一心意,他亦弃了秋水剑,过去将毒已攻心的归一扶起,主动拥住他,低声道:“左右我二人难逃此劫,届时血肉枯骨都归一处,岂不是了你心愿?”
远处元兵已调了弓箭手,归一见已无力回天,只得抱紧怀里得之不易的人。
只愿来生与你,江湖相逢。

评论(3)
热度(23)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