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风华

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青青子衿里面的紫君段儿

和基友讲到,忍不住写了一点
然而正文的倚铃还没出终南山_(:з)∠)_

紫薇眼含轻蔑,一双锋利眉眼间尽是淡漠神情,手腕轻抖,软剑同白练一般抖了开去,缠紧了君子手腕。君子一双桃红双眸泫然欲泣,竟丝毫不顾手腕剧痛,哑声道:“是你……是你毁了绝情谷灵脉,是不是,是不是?姐姐呢?你将姐姐如何了?”紫薇向来厌烦这般情谊,却又不忍真废了君子,是以左手二指向他胸口大穴点去,另一手却令软剑松开君子右手,真气灌入,紫薇软剑连连发出剑吟之声,须臾便搁在君子脖颈边,君子心中恨极,闭目便要往软剑剑锋上撞去,紫薇大惊,左手立时便点上他胸口大穴令他泄气,右手将软剑收回腰间,将君子下颔抬高去看他颈间伤口。君子在紫薇怀里微喘,又忆起昔日长姐谆谆教诲,禁不住悲从中来,一双桃红瞳眸水汽氤氲:“你为何不杀我,姐姐又有何辜?”紫薇扯了衣裳下摆将其伤口细细包好,温和体贴与往日无异,指尖却冰冷异常,令人如坠冰窖:“寻死乃是弱者所为,你若是不服,尽可以来杀我。”

评论(3)
热度(17)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