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文手三年文风浅谈

不搞五年是因为还要去扒贴吧……而且当年因为一时失手把很多文都删了所以只能做三年,想来也是有些遗憾。

不过这三年我也跳了许多坑,15年的APH,16年的九芃,今年的阴阳师和梦间集,认识了许多可爱的姑娘,也经历过人心险恶。我的初心就是我想要写他们的故事,有热度自然皆大欢喜,但没有热度我也会写。

愿这条路上与君同行,初心不变。

时间顺序,从前往后吧。

2015年。

事实上我在2015年之前写的基本上都是古风,2015年进了露中以后文风突变,变出了莫名其妙的翻译腔,热爱玩苏解梗,喜欢写点莫名其妙的苏解梗,幸勿见怪。

比较满意的几篇分别是《煤油灯》《孤独旅人》《嘘,别吵醒沉睡的贝加尔湖》

《煤油灯》节选(苏露异体)

“真是太狼狈了,布拉金斯基。”王耀低垂的目光落在那块土色的碑上,清亮的嗓音因长途跋涉或是别的什么,显得有些低沉,“无字碑这玩意儿也真亏你想得出来。你说你最后也不同我讲,消失了个干净,你死了小朝可是伤心的很。”一阵冷风吹来,王耀抖了抖,将脸缩进宽大的围巾里,却继续喋喋不休的说着话,就像在期盼着什么似的,“那盏你拿来的灯我还留着,我总想着你不像是死了,你总有一天会回来,到那个时候……算了,你还是不要回来的好,省的我又天天提心吊胆,挣扎在你和琼斯两个混蛋中间,搅得我不得安宁。”他俯下身,将一束向日葵放在墓碑前,明棕色的眸子有些软化,“我会如你所愿照顾伊万,我也会一直留着那盏灯,直到我死去。”

“我答应你,伊利亚。”


《孤独旅人》节选(伊利亚中心)

战争,烽火,硝烟,胜利,失败。一切像是一部正在上演的舞台剧,你方唱罢我登场,胜得理所当然,败得措手不及。我终究小看了王耀,他不仅能用那副瘦弱的身躯举起枪,拿起刀,还能用他们打穿、刺穿那些日本佬的要害。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不下百处,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深处依旧是冷漠而痛苦的,可西伯利亚的冻土也总有一天会融化,而我们也终于等到了那个时候。

我第一次见到王耀发自内心的笑容是在一九四九年的十月一日。他并没有站在他家上司的身后,而是拉着我站在人群之中,站在天安门底下看着五星红旗慢慢的升起来,当红旗升到最顶端的时候他和周围的人们一起拍起手,他和他们一起欢呼着,我在一片嘈杂声中听明白了他的声音,“看啊!伊廖沙!我们成功了!”我循着他的声音偏过头去,正好撞上他兴奋的神情,我竟不自觉的也开始高兴了起来,“恭喜你!王耀同志!”我这么对他大声喊着——我知道我还在回忆里,不过我依旧发自内心。


《嘘,别吵醒沉睡的贝加尔湖》节选(普通人的伊利亚和王耀)

“你太急躁了,年轻人。”那中国人并没有停下作画的笔,他依旧在那儿慢条斯理的用他的画笔往上抹着深蓝色块——那像是一片海,伊利亚想,“你的灵魂中藏着一头野兽,它正在咆哮着。我能听见它的吼叫声。”

这真是个奇怪的人,伊利亚摇摇头,没有答话。大概艺术家都是这副怪模样,他在莫斯科的街头时常能见着那些或是拉着手风琴唱着歌儿或是摆着画板写生的人们——哦,这让他又想起了那片笼罩在克里姆林宫顶上的乌云——看啊,年轻的艺术家们眼神明亮,年老的艺术家们面色晦暗,但他们毫无例外的向路人兜售着廉价的艺术,换来一天或是两天的大列巴。

他们将梦想变为了大列巴,然后一口一口的将它们咬碎了。


2016年。

2016年事实上产出很少,当时三次元非常忙碌,二次元又恰好遇上了我和《暖歌》本主催的撕逼——那位至今仍旧乐于diss我和我几位好友——只产出了露中的《远行客》和九芃的《江湖路远》(虽然已经成了一个再也填不上的坑)。《远行客》依旧是翻译腔,《江湖路远》是古风的复健,文风其实比我现在好,然而已经被我坑了。

《远行客》节选(cp露中)

在那些混乱的年代里,连信仰都被肢解的时候,我们还能期盼什么呢?那么多双眼睛孤寂而悲伤地望着铁灰色的天空——但是你看,墙角生出了第一丛绿色,春天就快要来了。

《江湖路远》节选(cp九芃)

事实上那日他但觉心中悲凉,饮尽杯中佳酿,却从中品出一味苦涩,他依旧如同平日里那般一派洒脱风流,与同桌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只偶尔将目光投向身姿袅娜的女子,眼里掠过深切悲恸。

然而在梦里,他狠狠抓紧了盛装华服的女子的手腕,丝毫不顾齐晟铁青的脸色,声线喑哑,眸色暗沉:“若是你点头,我便带你走。”

“不。”她轻声对他说,“我爱齐晟。”

“哪怕他不爱你?”

“哪怕他不爱我。”

他一寸寸松开她,将盏中酒液全然倾倒在地板上,淅淅沥沥,像是冬雨:“冥顽不灵的何止我一人。”


2017年。

2017年算是我产粮的一个高峰期了,上半年产出了一篇狗崽的《许多年》,自从暑假进了梦间集以后开始进入高产期,倚铃的《青青子衿》,归秋的《行路难》上下篇,《中秋小记》,《小别胜新婚》,《叛逆》,ABO设定的《来日方长》,剑三AU的《千山月凝霜》。

最满意的文其实应该是倚铃的那篇《青青子衿》。我从《青青子衿》开始才真正写起了长篇,这篇文的cp和设定都十分庞杂,大纲被我推倒重来过一次,添删了一些设定,大概还要有二十多万字才会完结(虽然我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预计是明年)。

归秋的《中秋小记》我也是很喜欢的,十一那会儿打了鸡血,七号写完《青青子衿》的更新,八号写了一天,把《中秋小记》写完了。真的是非常喜欢这对cp了。自从进了归秋群以后一天八百个脑洞脑的我失了智……他们太好太棒,难以言明他们半分好。

选段我就不放了,喜欢的可以自己戳我头像看啦。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就总结到这里。总觉得这三年没什么大进步也没什么大退步,不过我还是觉得我也不是什么专业写文的,我只是因为喜欢他们便想要为他们写一个或者许多故事,看他们喜怒哀乐嬉笑怒骂,那便是我最满足之时。想追求热度的时候就让他们为爱鼓掌,想静心写文的时候就拿个本子坐在图书馆里刷刷刷往上写手稿,真是一件妙事,何必追求太多。

同人嘛,开心就好。知足常乐。

风华。

2017.11.22

评论(7)
热度(22)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