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浮罡段子两则

今天摸浮罡摸的非常有感觉……这个是我一个脑洞的摸鱼,今天在写千山月凝霜的更新,先放点段子当平安夜贺文【?!】

要脸,我就不打单人tag了【逃】

一会儿还有千山月凝霜的更新!

1.

浮生知道天罡在哭。那双眼紧紧闭着,那双手用力攥着,他明明没发出半点呜咽,可浮生知道天罡在哭。

这应该是浮生最狼狈的时候了,他觉得他整个儿人他整辆车这一方逼仄空间都被天罡的眼泪浇得湿透,而他被困在里头不能脱身——又或者说不愿。

他已经不能同之前一样冷眼看着天罡眼里那层希冀碎裂,他已经不能再叫这个人离开自己,哪怕当初是他亲手将天罡推进这万劫不复的境地。

2.

“天罡。”曾经高傲的少年长成了成年男人,却依旧喜欢戴着蝴蝶结烫着大波浪,男人坐在床上堪称温柔地叫他,又一点也没带上虚情假意,天罡没动,所以他又叫了一回,浮生的声线向来温柔,又被他压低了,那两个单字便叫得百转千回,“天罡,我想要再追求你。”

天罡尽量平静地回复他:“我不想。”浮生久久凝视着他的侧脸,久到天罡几乎要转过头的时候陡然传来了浮生的轻笑声,天罡没想到从来带着蜜的声音也会含着苦涩,浮生似乎是用了很大的力道,连床沿也发出了一声轻响,天罡不晓得他在做什么,刚一转头便正好望见那双如同声音一般掺着蜜的眼睛:“很拙劣的演技……你要是别让你的睫毛抖成这样,我或许还会相信你确实想要和我断了。”

天罡紧绷的眼角跳了跳。浮生站起身,嘴角蓦然扬起他所熟悉的痞气:“又有什么用呢,天罡。哪怕你确实心灰意冷想要与我恩断义绝,但那是你的事情,至于我,你要做什么都没关系,但你没法阻拦我追求你。”


评论(4)
热度(39)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