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剑三回忆录

我这个人算不得薄情,与我相熟的朋友都清楚我是个话痨,要是一天不跟人说上两句话聊上几个脑洞就闲得慌,哪哪空虚哪哪不爽。

这两天准备着把我五年的花姐卖了。其实也并非一时兴起,重制版恰好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个江湖与我而言到底没什么意思,只不过卖号的意义与我而言格外沉重,相当于否认我之前浪费的四五年光阴,要不是对这江湖还存着些留恋,卖号理应是最好的选择。

玩剑三玩到最后玩的是圈子是亲友。

许多人说过这句话,我也对许多人说过这句话。

唯满侠是我待得比较久的一个服,飘逸之都也是我花的心血最多的一个帮会,然而飘逸这个圈子,我自始至终都没有真正融入过。

师父那会儿让我退帮的时候说,你以为你为他们付出这么多你就会融入他们吗?言辞犀利,字字诛心。

当时我是不以为然的,但后来听说川芜颜琚郢栀等等把苍白怼退帮了,我心里甚至有些窃喜。我在心里想,他们还是在意我的。所以后来夜狗跟我说飘逸没人带,我才会回去,甚至因为这个原因差点和师父死师徒。

想来也是可笑至极。

由游戏建立的感情鲜少可靠,当初我和挽秋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是我无理取闹。哪怕我发了说说讲清事情起因经过结果,几乎所有人都在明面背后说,半江,你考虑过挽秋的感受吗?

我不懂。我不明白。在我看来一个处处维护自己的亲友和一个脑子不是很好使还傻/逼的情缘之间并不难做选择。

不要对我说我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让她夹在亲友和情缘中间难做。她情缘在她离开有事的当口挤兑我,原本她突然情缘我就心情算不得好,她考虑过我的感受了吗?

再后来第二天,挽秋在帮会缺人带大跑商的时候自己去和那个人挖宝,我在管理群没有指名道姓的提了一句,语气不强。她自己玻璃心退了群。估摸着还要在背后说我公报私仇无理取闹。

我可真冤。不带大跑商你还真有道理。

当然不出我所料,不过一个月,她就死情缘了。

喜大普奔。

后来重新开始写文又开始工作,成了社畜以后越发淡了圈子,昨天剑三正式版最后一天,却也没人喊我上线截图。

我始知我之于这个圈子也不过如此。

想到朱自清的一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诚不我欺。

这两天收拾收拾把号卖了,这个世界跟我就再无干系。

再见。

 
评论(6)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