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归秋/浮罡】天煞孤星

*瞎几把摸鱼,给lof除除草

*《同归》添了个设定马上可以动笔了,等月总写完《莫比乌斯》我就开始动笔

*be预警,秋水死亡预警

*……要不要打个tbc呢


天罡对于他这个天煞孤星的体质曾经还是有过希冀的。

他被秋水自尸山血海中带走之时年纪尚幼,软糯的包子脸未曾褪去稚气,似能被人任意揉捏,可爱得紧。可那张脸上偏生嵌了双毫无生机的眼,瞳色极浅,几近于无。

彼时他还不叫天罡,那双浅色的眼睛无波无澜,堪称可怖,他直直仰头盯着牵着他右手的道士开口问他:“你不怕我给你们全真教带来祸害?”

自以为少年老成,抓着秋水的手却忍不住紧了紧。

秋水顺着这双殊无生机的眼想起救这孩子时候的场景——他与归一赶到之时山贼几乎屠尽了整个村庄,而这孩子被吊在村子中央的高台上,明明流着泪,泪水沾湿双颊,腮边尽是透亮的水珠与泪痕,眼里却是一片虚无,又或者说解脱。

他思索半晌,从腰间悬着的两把剑之中解下一把来挽了个灿然剑花,将剑柄递给孩子柔声说道:“天煞孤星并非不可解的命格,凶则凶矣,若你有实力叫天也惧你,这命格于你而言便是无用。”

“自此你便叫做天罡,与此剑同名。”

天煞孤星这命格极凶并非耸人听闻,纵然以道法抑之,劫数依旧如期而至。

幸而全真迎来灭门之祸之时秋水早收到消息,假意因同归剑法一事与掌教归一龃龉,将教中弟子一一散入世中,自己唱了一曲空城计,与叛军同归于尽。整个全真遭受的损失也不过一手之数,掌教归一虽不知所踪,到底还是保全了他。

但独独秋水战死一事便已叫天罡痛悔不已,心魔大炽。

是你害得秋水牺牲掌教失踪!害得山门被毁弟子散离!

你是天煞孤星!你永远该是一个人!所有靠近你的人都会被你害死!没有人例外!

天罡头痛欲裂,剑气散乱却道道精准,一道杀一人,雪上血水似红梅点点,几可乱真。

我不是……我不是……我没有!!没有!!!

心气越浮躁,护身罡气便越发不周全,靛青道袍卷起血色,血与血融在一处,分不清敌我,甚至连他苍白面容上也溅上些许,一滴未曾揩去又溅上一片,毛骨悚然地往下落。

他低吼,吼声渐渐变了调,极浅的眼眸当中也像是被血染上颜色而逐渐发红,他痛,他怒,他怨。

体力疯狂流泻,黑衣人却似乎杀之不尽,他们前仆后继,不知恐惧,天罡觉得他撑不了多久,然而身体总在他用尽气力之时再吝啬地给他一点,再一点。

他终于想起父母说他是不死不灭之身,他凄狂地指天大笑,嘴角带血,贼老天!你叫我是天煞孤星,却又叫我不死不灭!你自相矛盾!你是什么天!你是什么神!

天罡提气丹田,仰天悲啸,似要将这怒这怨吼尽了叫那九天神明听个明白,而后……

剑气席卷爆裂,所过之处黑衣人无不经脉尽断,爆体而亡,血雾将这红梅林染作血梅林,领头的黑衣人眼里终于现出些惊惶来,然而避退不及,教那狂暴剑气及体,眼珠子暴突,但听得轰然一声便与他那些无能属下一同炸成漫天血雾。

红梅林中尘埃落定,横尸遍地,能喘气的只留下一个天罡,他颤着手弯腰去拿剑,却双膝一软跪倒在天罡剑前,吐出一口腥甜的血。

天罡剑光可鉴人,剑身倒映着天光流云,他呼哧呼哧喘着气,从天罡剑里看见一双他极熟悉的眼,眸色天青,眼尾含笑,倏忽便染了血,周遭火光冲天,将那双眼烧成灰烬,尸骨无存。

师叔啊……

天罡连发丝都染了血,额尖狠狠撞在雪地上砸得雪泥飞溅,血水从他伤处源源不断沥沥而下,连眼都睁不开。

师叔啊!!

他半张着嘴想要嚎哭出声,眼前终于一黑,精疲力竭地昏倒在这战后一片狼藉的雪地里。

评论(20)
热度(73)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