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诡道

*《人间寄雪》的归秋线,qq上和九九脑了一下觉得很带感就稍微写了个段子,初定名《诡道》
*你们不要打我去打九九
*让我艾特始作俑者 @鸮九.
*归秋,带一点点木浮

他最后也没逃出木剑的囚笼,他放出的信鸽上唯有“快逃”二字,未曾改变笔法,他晓得归一必定能认出此乃他秋水笔迹,要他周全全真,周全自身——那信却被浮生截了去,连同之前被截下书信统统摔在归一面前,归一抱着秋水抓过一张,他认出上边是秋水笔迹,心心念念要他快逃。
“我没输,你也没赢。”男人染血的唇张扬大笑,丝毫不在意无剑按在他颈上剑气内蕴的指,“我早看出你那便宜师兄并非真心投诚,顺着他的意令他以为大计已成,至死怕是也想不到这全是我卖予他的破绽罢。”
“怎么样,归一掌教……痛苦么?是否痛彻心扉?哈哈……”
木剑怀里抱着不省人事的浮生,肩头被无剑登时点出一个血洞来,鲜血沥沥宛若红梅映雪色之中,他咳嗽两声,眸光仍是睥睨:“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
无剑“嘁”了一声,仍点着他颈上命门道:“全真的家事你也管,归一掌教自有办法,用你多嘴?”
木剑却去看怀里一动不动的浮生,与秋水一般剑断魂销,怕已是无力回天。
归一总算自伤悲中缓过神,方才他并未封闭五感,木剑所言自然入了耳,因而更觉悲恸怒愤,眸如三九寒冰,情绪借掌中劲力宣泄于木剑身上,狂笑之人登时便口吐鲜血生死不知。无剑摇首,将浮生与其断剑一同接过,安慰的句子在喉咙口滚了滚,到底只能滚出节哀二字。
归一将秋水打横抱起,珍之重之拂去他眉间方才沾染的血污埃土,在他耳畔轻声道:“师兄,我们回家。”

评论(9)
热度(32)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