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一个摸鱼,照例写完删

风无涯刚认识齐无悔那会儿还是个面皮白净的乖巧孩子,被人硬生生拉进酒吧来,眼见着对这光怪陆离的光影十分局促而陌生,偏又端着副镇静架子要酒喝,刚饮下去一口便叫整张脸都染上绯色,连光影都遮掩不去,叫人一眼便看出是个从未饮酒的雏儿。
齐无悔哈哈大笑,风无涯气不过,便要从高脚椅上跳下来打他。没曾想酒精麻痹小脑,叫他腿一软,没摔在地上,却摔在齐无悔怀里。齐无悔脸色不善要去掀人,半途良心发现,一脸不耐地把风无涯交给那几个玩疯的少年少女。
其中一名少女明眸皓齿笑容明晰,大大方方笑着说,大叔,你可真是色厉内荏。齐无悔作势抬手,少女一溜烟便没了影,只留下个面皮白净的少年样,留在他心里。
次日凌晨齐无悔咬着烟站在酒吧门口,借着天光去看昨日那几人离去的路。老板在他身后关上门问他怎么不走,齐无悔含糊不清地说了句这就走便同老板道了别,心里也不知是期待再见风无涯还是不欲再见那少年。
他边走边划开手机去瞧时间,马路上人际罕至,大多是刚下夜班的人,又或是起早晨练的人。
有脚步声近了,他下意识往边上让了让,却听见昨晚让他记忆深刻的声音。
日出东山,风无涯逆着光跑来,笑容温雅,连路过的风也温柔三分。
风无涯叫了他一声,齐无悔便记住了他。
——齐风《轻狂》

其实可能是个青春和梦想的故事,酒吧卖唱齐无悔和乖宝宝风无涯,或许比较扎心。
哈哈哈我什么时候才能开始正经写文啊哭……

评论
热度(13)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