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从日出到日落 二、

楔子、  一、【前半部分】一、【后半部分】二、【前半部分】

“哎呀!这不会有事吧……”王耀暗道不好,连忙扶起趴在桌上不省人事的本田菊,只见小小的孩子脸酡红酡红的,粉嫩的嘴唇微张着,不断呼出热气,手也不安分地想要扯动衣服,眉头皱成了川,看起来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这孩子不知道那是什么就一口气都灌下去,这下可好,也不知要晕几天才能醒来。不管了,先把他安置在这里,等他醒来再说。只要倭国本土不捅出什么篓子,小菊就是安全的。确定了本田菊不会被那一碗姚花春搞出什么妖蛾子,王耀长出了口气,便把本田菊身上的衣服扒了个干净,用棉衣把孩子团了团,塞进了暖烘烘的被子里头让他慢慢晕去了,做完这一切的王耀抹了把脑门上的冷汗,第一次发现带孩子是一件这么麻烦的事情。

王耀后来同费里西安诺谈及本田菊的第一次醉酒事件时,有些无辜地叹道,哎呀,我也没想到这孩子如此饥渴地捧起碗就咕咚咕咚喝了个底儿朝天,我更没想到这孩子忒不胜酒力,晕晕乎乎的朝我笑了笑就咚的一声栽了下去,哎呀那会儿可是吓得我筷子都掉了。那几个晚上可把我折腾的真是惨,几乎没睡上一个好觉,光顾着照顾这昏睡的孩子了。你问他昏睡了几天?唔,好像挺久的吧,三天还是四天来着?咦小菊你什么时候来的!小菊你冷静!你听我解释!

所以待本田菊终于从那碗姚林春中缓过劲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清晨了。彼时甫一醒来他便觉着头疼欲裂,喉咙也干涩的紧,迟钝的转了转眼睛,才发现他以一个极其亲密的姿势被王耀圈在怀里,而身上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换成了一件丝绸里衣,但似乎有些宽松,许久未动的记忆突然奔涌而至,本田菊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像喝了nini给我的东西就晕了吧?但是nini为什么抱着我睡在床上?我的衣服什么时候被换了?被谁换了?nini吗?不过如果是nini的话也没什么吧……毕竟都是男性……

本田菊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细细打量近在咫尺的精致面容。nini真是个好看的人啊,不过眼睛下面那一圈青黛色……是这几日一直在照顾他,自己却没睡好吗?眉心也微微皱起,是梦里也在担心他吗?本田菊不由得心里一暖,伸出手反抱住将自己圈在怀里的少年,轻轻在他脸上落下一个轻如羽毛的吻,继续在他温暖的怀里沉沉睡去。而王耀也不知梦见了什么开心的事,眉心渐渐舒展,双手无意识地拢了拢怀里的孩子,唇角一点笑意渐渐晕染开去。窗外阳光正好,竹影横斜,清风隐隐将远处皇子们的朗朗书声送来,细细听去,念的却是《诗经·卫风》里那一首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评论(9)
热度(16)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