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情人节贺】光辉岁月

#听着白炎写这个整个文风都诡异了#

#题目和内容没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露西亚你快把王耀带回家吧#

#内容虐狗慎#


“伊利亚·布拉金斯基!”

“王耀同志!”

王耀被异国呼啸的风雪糊住了双眼,男人晶紫色的眸子逐渐变得深沉,像蕴着一汪深海,连风雪都侵入的疯狂劲儿让王耀感到生疏……是啊,他再也没喊自己一声小耀,用他善用的软糯嗓音温和的唤他小耀,然后将他裹进自己温暖的围巾里保护起来。风雪呼啸着刮在王耀脸上,手上,没了那人温暖的怀抱,王耀觉得风雪似乎可劲儿往骨头里头钻。生疼生疼。

“小耀起床啦~kurokurokurokurokurokuro……”王耀猛地惊醒,糊着双眼的风雪消失殆尽,王耀顶着一头蓬松乱发坐起身,啪的一下按掉了兀自在那“kurokurokuro”的手机,长长的叹了口气。

……是梦。

是那场横亘在他与伊万之间的风雪,他几乎再也不想回忆的冬天。

懒懒地想掀开被子,王耀这才发现自己早已将脚上的被子给踹了,空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自动关了,清晨的凉气嗖嗖的钻进去,膝盖有些疼。王耀有些恍然地联系到梦里的那场风雪。那居然是惩罚自己踹被子得来的噩梦吗?不过话说以前那头熊经常抱怨自己睡相不好,自己还经常一脸不信的反驳他。明明起床被子都好好的在身上不是吗?如此想来,竟是他一直将自己护在怀里的缘故吗?

……那头蠢熊。

不过无论如何,他们总算是熬过了那个冬天,虽然伊利亚醒来以后坚称他明明叫做伊万·布拉金斯基,也不再摆出一副老大哥的样子喊他“小布尔什维克”,人也彻彻底底清减了一圈。不过他还在,还能向他撒娇,王耀就放下心来。这头不让人省心的毛熊啊。

——大概也算是他当年一时糊涂的补偿。

手机就在此时又震动起来,王耀将散在肩上的头发拢起来,胡乱扎了个马尾,划了划手机,果然是伊万的信息:“小耀起床了吗~☆万尼亚已经快从伏努科沃机场起飞了哟~☆”“可别再从飞机上跳下来了,我是不会来救你的。”王耀挽起一个浅笑回复道,继而放下手机,从乱糟糟的床上起身,刷的一下拉开了厚重的窗帘,帝都的阳光艰难的从云层中稀稀拉拉的洒落。依旧是个阴翳的天:“哎呀……这天气还真是有点可恶。”

前些日子伊万被他家上司千里连环夺命call回了俄丨罗丨斯,王耀忖着估计也是和自家上司同自己嘱咐过的二丨战丨纪丨念丨日有点关系。

王耀穿上前些日子刚买的棉袍,泡了杯茶,坐在藤椅上慢悠悠地喝着,任一边的老式收音机咿咿呀呀唱着京腔:“雨过天晴湖山如洗,清风习习透罗衣。真乃是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那个老式收音机是王耀执意留下的上个世纪的东西。千禧年伊万说要好好理一理家里的旧物,他便陪着伊万一起整理,丢掉了好多上个世纪的玩意儿,比如说烟枪啦,亚瑟给他画的画像啦,那一堆乱七八糟的协议啦,等等等等。“蠢熊你又不喜欢京剧,当然不知道这是多有用的东西了。”那时候他向着伊万翻了翻白眼,贬斥他不懂艺术,伊万拗不过他,也只能留下这个老式收音机。

不过话说回来,上个世纪的记忆也真是有些久远了。四千年岁月足够将他经历过的绝大多数事情埋葬在记忆深处,然后变成岩石,变成沙砾,最后变成粉末;也足够将他身上的大多数伤疤结痂,脱落。除了背后那道刀疤,百年前被砍下的伤痕,至今仍旧时有隐痛。

王耀有些怔忪,目光缠绕在氤氤氲氲的水汽上。

19世纪和20世纪真是他有生以来最坏的记忆了。子民们被亚瑟那家伙一种名叫“鸦片”的东西给变成了“东亚病夫”,曾经的天朝上国万国来朝的情景不但不复存在,他腐朽的上司更是将湾湾,小香和小澳都卖给了本田和亚瑟他们,换来自己一时享乐。

本田菊。

王耀低头抿了一口绿茶——自己居然又想到了这个名字,背上伤疤的始作俑者——他有些惊奇他的记忆力居然还这么好,居然还记得背后那道伤疤是本田菊砍的,那一位他曾经挚爱的弟弟。虽然在那之前也有打打闹闹,王耀只当本田菊是莫名其妙的青春期叛逆,从未想过他会背叛。

我的老天爷,那个时代真是糟透了。子民们饱受战乱,流离失所,上司们乱的一团糟,只知道在他们被下一个不知道谁给弄下台前先搜刮几把民脂民膏,本田菊的背叛,西方那群家伙的索取无度,都让他觉得,他怕是快要死了。

伊利亚·布拉金斯基就是在那个兵荒马乱血流漂橹的年代向王耀伸出了手。当他濒死,只是在苟延残喘的时候,他看到了伊利亚向他伸出的手,脸上是孩子气的笑容,晶紫色的眸子神采奕奕,破开了萦绕在王耀心头那么多年的阴翳。

他用他特有的软糯嗓音说:“小耀,你愿意做我的小布尔什维克吗?”

王耀挣扎着抓着伊利亚的手站起来,挺直脊梁,他看到他晶紫色的眸子里倒映了一个摇摇欲坠的自己,用他仅剩的力气扯出一个笑,目光冰冷:“不是你的小布尔什维克。”

——他王耀是君临天下的王耀,就算是死也得挺直了脊梁死。

那之后,伊利亚教会他丢掉了持了千年锈蚀不堪的刀与手上皇权至上的之乎者也,脱掉碍事的长袍皂靴,教会他拿起步枪,穿上布尔什维克军服,拿起马丨克丨思丨列丨宁丨主丨义。他学会抢在敌人刺刀戳穿心脏之前抢先将子弹穿透敌人的心脏,面无表情看着一条条罪恶的生命消失在他手下。他不再是那个被称作是东亚病夫的王耀,在伊利亚——哦,最后似乎还有个阿尔弗雷德——的帮助下他一步步将本田菊逼回日丨本丨半丨岛。

王耀以为那就是结局,于是家里的内乱平息之后他便倒在了伊利亚的床上,精疲力竭地昏睡了过去,一睡便是三日三夜。梦里是依然清晰的百年浩劫以及将半壁江山烧成废墟的战火。

他想他不会忘记这一切——即使他最后选择原谅。

他醒来那日看到伊利亚躺在他身边,欣喜地将那双孩子气的眼睛弯成半片贝加尔湖:“小耀,你总算是醒了。”他“嗯”了一声,再一次闭上了眼——他不知道为何,眼里蕴了一抔泪,都是这些年的伤与痛,苦与累。那时王耀听到悉悉索索,似乎是衣料摩擦的声音,然后便感到一个温暖的怀抱圈住了自己,东欧男人的下巴浅浅磕在他头顶,他听到伊利亚用当初将他拉起来时一样的语气说:“不要再憋着你的眼泪了。在这里哭出来,不会有人看见。”

王耀将头抵在伊利亚胸前的徽章上,纤长的手指渐渐抓紧他的衣服,一股股温热的液体疯狂从紧闭的眼角漏出来,顺着脸颊滑下,瘦削的背不规律的起起伏伏,动静也逐渐大起来,从无声的呜咽变成大声的抽泣,似乎要将这些年的痛都哭尽了才罢休。而伊利亚只是慢慢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动作轻柔。“已经过去了,我的小布尔什维克。”那个温柔的男人这样对他说。

我才不是你的小布尔什维克。王耀抬头想要辩驳,伊利亚却趁机吻上了王耀的唇,将呜咽堵在喉间,唇齿交缠。那句话来来回回在他心头徘徊,最后却并未说出口。

……我不是你的小布尔什维克,伊利亚。

而直到那之后的1960年,他才对伊利亚说出这句久未说出的话,然后从莫斯科起身回国。走得干干净净。他那时并不知道伊利亚已经快到了崩溃的边缘,颇有些众叛亲离的意味。然而伊利亚却什么都没有同他讲,在那个风雪漫天的日子里他只听见伊利亚在他背后哑声说:“你会后悔的,王耀,同志。”

之后苏丨联撤离所有援助中丨国的物资同技术人员,将大军压在两国边境。王耀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困境,那晚上司同他彻夜长谈,第二日满眼血丝的他终于决定同阿尔弗雷德联合遏制越发张狂的伊利亚。

他是那么任性的一个人啊。王耀最后从阿尔弗雷德那里得知了苏丨联解体的消息后才深切的感受到自己的愚蠢。等他匆匆赶到克里姆林宫的时候,只能看到落下的镰刀锤子旗,以及同时升起的蓝白红三色旗。

俄丨罗丨斯的国旗。

伊利亚他消失了……死了吗?那日王耀几乎要翻遍整个莫斯科城,他极度后悔那日答应了阿尔弗雷德一起对抗逐渐极度膨胀而刚愎自用的伊利亚。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依然爱着伊利亚,这个在他奄奄一息的时候唯一带给他如同阳光一般笑容的男人——他发誓他并不是想要伊利亚死,只是想让他从霸权主义的梦里醒过来。

王耀曾经很喜欢冬天。在他四千余年的岁月里他看过无数次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家里那些文人墨客们也写了许多赞美的词赋。可那场莫斯科的雪却让他几近绝望。

雪停那日伊利亚曾经的上司找到了筋疲力尽的王耀,他将王耀带到了一家隐蔽的医院。“苏丨联解体那日伊利亚并没有消失,只是昏迷了过去,我想他不会死,就将他带到了这里。”他说,向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伊利亚努了努嘴,“我想你一定会来找他。”

王耀望着似乎是睡着的伊利亚,听见自己的声线冷静地向着那位上司道谢,听见他轻轻的将门闭上,“嚓”的一声。

他看到病床上的伊利亚苍白着脸,紧闭着那双好看的晶紫色眸子,就觉得他似乎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越是靠近那张躺着伊利亚的病床,他的心跳越发快了。咚咚,咚咚,如雷贯耳。

——愿意做我的小布尔什维克吗?

——哭出来。这里没人看见。

——王耀同志!

——你会后悔。

——苏丨联解体了,伊利亚不知所踪,有可能消失了。

“伊利亚。”王耀伏下身,轻轻将脸贴在伊利亚的胸膛上,这具躯体是温暖的,散发着向日葵一样的温度,与当初那个圈着自己的怀抱如出一辙,他听见自己的声线在冰凉的空气里颤抖着,“伊利亚,你说的没错,我后悔了。”

“真是的,小耀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啦,会感冒了哦~☆小耀感冒了万尼亚会不开心哒~☆”伊万有些头疼的看着不知何时抱着已经凉透的茶碗沉睡的王耀,蹲下身拉下脖子上的围巾将他裹进来,然后轻轻在额上印下一个吻,“小耀你总是这样,活得太久也想的太多,连梦里都是长久岁月淤积下来的伤痛,面上却总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那确然是个难熬的冬天,不过所幸他们总算是熬过来了。当窗外的树抽了第一支嫩芽,那双紧闭了一个冬季的晶紫色眸子终于睁开了。

王耀听到动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梦里梦外却是同样的眼睛,一个疲累,一个温暖。

“什么时候我们再去看那片向日葵田吧。”刚醒的伊利亚说。

 “我把向日葵田带回来了呐~☆”刚回来的伊万单膝跪地,捧着一捧向日葵,“那么小耀就嫁给我吧~☆”

王耀看着面前澄黄的花朵随风摇曳着,比之于半个世纪前的阳光更加醒目,唇角挽起一丝笑意,放下手里凉透了的茶碗,接过伊万怀里的向日葵,拿出里面的瓜子就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喝茶喜欢嗑瓜子?”

“啊QAQ小耀那是没长成的向日葵啦!快放下来!” 

太阳终于辛辛苦苦将云层扯开一个缝隙,泼洒下倾城日光,院子里的两人笑闹着,连同一整个冬天的阴霾都赶走了。

——我爱你~☆

——我也是。


评论(3)
热度(20)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