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从日出到日落 三、

#极东#上文请自取。。爪机伤不起QAQ


孩子都是敏感的,作为国家存在的本田菊更是如此。他清晰感觉到王耀语气中那种敷衍的意味,不满地蹙起小小的眉毛。不过也是啊,毕竟他是王耀,拥有着已经成熟而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骁勇善战的军队,还没有其他人能够伤害他到要靠别人保护的地步。

在下迟早有一天会让您正视在下,然后由在下来保护您。本田菊吞咽下一大口白米饭,暗自下了决心。

而当很久以后王耀看着东瀛刀上的一点寒星,想起那时那日本田菊眉间无意闪过的阴翳,落下一声苦笑。他那时觉得是自己看错了,或许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只是为了黑云压城而存在着,当拔刀相向的时候连回忆都成了奢望,那么少年们,请好好享受现在的幸福时光吧。


是夜。一轮皎月盈盈挂在半空,院中疏影横斜,屋子前的台阶被月光照得分明。而此刻的洛阳皇城明明是夜晚,却又是一片灯火通明、歌舞升平的景象,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谈笑声甚至传到了王耀的院子这边。

“nini,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本田菊话音未落,半空突然盛开一朵烟花,伴随着“轰”的一声。然后便是接二连三的轰响声从方才还是一片静谧的皇宫大内响起,着实吓了他一大跳。

“被吓到了?”王耀含着笑意的声音从身边传来,骨节分明的手拍了拍他的背,本田菊有些赧然的点了点头,“今天是我家一个叫做‘除夕’的日子,刚刚是一种叫做‘爆竹’的东西的响声。”

“爆竹?那是什么东西?”本田菊有些受不了越来越响的爆竹声,他天生不喜欢闹闹腾腾的景况,不过兄长所说的爆竹成功的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那时候还很小,也记不太清了。”本田菊听得有点凌乱。nini的小时候?那得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才刚出现没多久,大概和你现在差不多,也是这么丁点大的样子,寄住在一个村子里。平时大家都住在村子里,不过每年的腊月会拖家带口的住到一片竹林里,每年都是如此。后来有一年我寄住家里的婆婆捡了个孩子回来,那个孩子听婆婆说了原因以后就很欢脱的蹦跶着说他有办法让大家以后都不用来竹林里了。”

“为什么呢?”

“时间过得太久了我也记不清楚啦……”王耀拨了拨呆毛,无视了本田菊无语的表情,掩饰性地咳嗽了一下,揉了揉孩子的头,在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中继续说道,“只记得那天晚上大家都没睡,反而把所有竹屋都挂上了红色的布条,在中间燃了一个火堆,还人人手上拿了一节之前搭屋子剩下的竹节。”

nini再揉在下的头在下就长不高了!本田菊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番,伸手捋了捋被揉的有些乱的头发,继续听王耀讲着被埋藏在岁月深处的他小时候的故事。

“……后来很晚的时候,应该是午夜吧,一个怪兽跟着那个孩子来了竹林里。我的老天爷,你一定没见过那么丑的怪物,它长着八只眼睛!头上还长着乱七八糟的角!身上的毛发脏兮兮的,肯定是几百年都没洗了!两只獠牙居然有八尺长!”听了王耀描述的怪物本田菊的面部肌肉抽搐了几下,暗搓搓脑补了一番,感觉整个人有点不太好。话说八只眼睛在脸上到底要怎么长啊,不会整张脸都是眼睛吧。脑补完毕的本田菊觉得贵国真乱,“不过那个孩子没注意,一下子被那个怪物的獠牙挑了个正着,挑死了。”说完王耀还摊了摊手。

……

……

本田菊依旧面瘫了张脸,内心想要掀桌的欲望却已经风起云涌。

什么神转折啊这是!你在耍我吗!

……事实证明王耀真的是在耍他,因为他一本正经的又说下去了:“那个孩子死前最后一句话是,‘乡亲们快把竹节丢到火堆里啊!’”

“所以这就是爆竹的由来吗……”本田菊觉得他已经不用再听下去了……他望着半空中的那轮孤月,觉得有点心塞,还有点困,于是打了个呵欠揉了揉眼睛,“在下认为这还真是个有趣的故事啊。”

“大概就是这样的,因为时间太久了我也记不清了。后来大家就都搬回去了,以后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放爆竹驱赶怪兽,”王耀挠了挠头,“不过后来白泽同我讲,那是个长相奇诡的怪物是个名叫‘夕’的妖怪,所以后来我就干脆把这一天叫做‘除夕’了。”

“……”

“到现在大家都还会在这天放爆竹庆祝呢。”说的正兴起的王耀感觉手肘一沉,本田菊的头不知什么时候靠在了王耀身上,“小菊?睡着了吗?”靠在他手肘上的孩子睫羽微颤,显然已经睡了过去,只时不时因为远处的爆竹声眉心微蹙,不满地皱皱鼻子,往王耀怀里蹭。王耀无奈地勾起一个笑,将本田菊抱在怀里,让他睡得舒服一些,字里行间却是说不出的宠溺,对着怀里的孩子轻言慢语:“小菊,我还没说过除夕要守夜的吧。说起来你可是睡了那么久,居然还会困?真是个贪睡的孩子呢。”

除夕。月夜。竹影。爆竹声声。蜷缩在怀里的孩子。王耀将琥珀色的眼睛弯成一片秋水。这个除夕再也不是一个人过,他很开心。


第三章  完


评论
热度(15)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