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再见,我的骑士 【1-3】

一时兴起的脑洞,扑克设定,BE

主cp露中,大概有米英。。其实我也不造这是个什么鬼,随便写写吧_(:з」∠)_

还是觉得自己好装逼【捂脸


一、一切的开始

“我能够有这个荣幸邀请您跳一支舞吗,黑桃国的Jack先生?”

“如果您愿意的话。”

这将是他此生做过最荒唐的事儿了,王耀想,不过他仍旧将手放在了梅花国国王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手心,伊万那时候低着头,他看不见伊万的眼睛和神情,只能听见他的声音——那简直像是个孩子,但是显然梅花国国王不会是个孩子。他葫芦里会卖的什么药呢?

不过梅花国和黑桃国靠着贸易协定才好不容易稳定下来,这个时候只要是一个英明的君王都不会选择进攻对方,虽然对方也是这样的类型。

可他的国王不愿意了,他的King将海蓝色的眼睛藏在反光的平光眼镜背后,王耀看不见他的神情:“Jack,你的职责只是保护我,用你左手的剑。”

“不,我的国王,让Jack轻松一下吧,他够累的。”平时和国王意见从来都是一致的王后这个时候却同国王相左了,王耀抬起头向王后望了过去,可这时候恰好王后正低下头在国王耳边说着话,他看不见那双睿智的翠绿色眼睛。他开始有些无措了,并且后悔自己鲁莽的行为——他明明从小就被教导沉着冷静。

王耀想要抽回被伊万握在手心的手,不过对方并没有松开的意思,并且维持着那个姿势没有动:“Jack先生,您怎么知道您的国王一定不会同意呢?请等待吧,请等待好吗?”

“好了,Jack,既然王后这样说的话。”黑桃国国王阿尔弗雷德总算舍得发话了。伊万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手一用力,将王耀带进怀里,然后脚下一滑,两人就进入舞池当中了。

音乐响了起来,是一首缱绻的歌,

王耀虽然是个男人,并且从出生就被赋予了成为Jack的期盼——无论是来自于长辈、同辈,还是自己——但他还是会一些舞步用来应付些常见的社交场合,比如那些黑桃国首都的年轻贵族小姐们,那些温室里娇弱而腐朽的花儿们。

不过和男士共舞这还是头一回,他有些紧张。

“请别紧张,来自黑桃国的Jack先生,您叫做什么名字?”

“尊敬的国王陛下,我叫做王耀。”

王耀终于见着了伊万的眼睛,那是罕见的紫罗兰色,像是被薰衣草花田给浸没了,伊万的手放在他腰上,时紧时松,带着他在舞池里旋转着。

很奇怪,王耀认出了这是自己最不擅长的华尔兹,但他跟的毫不吃力。

这就是梅花国的国王吗?

——这是一头危险的北极熊!

他的王,黑桃国的King阿尔弗雷德曾经在他面前这样形容梅花国之主。

那是一个暴君,黑桃的死敌。

“作为回报,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伊万·布拉金斯基,梅花国之主。”伊万低声笑了一笑,“你早该知道我的名字了,从琼斯或是柯克兰的口中。”

话音落了,伊万带着王耀跟着节奏转了个圈,王耀的披风和伊万的长袍下摆一同翻卷起来,像是在黑桃首都郊外盛开的花儿们。

“那么您觉得我是一位什么样子的君主呢?”伊万紧接着又问着王耀,他的眼睛微微弯起个弧度,这让他看起来危险极了,他的眼睛和声音让王耀心里立马就敲起了警钟,“您和我是一样的人吧,我可以称呼您为‘耀’吗?”

“不,不行。”王耀依旧跟着伊万的舞步在舞池当中旋转腾挪,他想,伊万真是一位极好的引导者,无论是作为舞伴还是君主,“您是一位伟大的君主,和大陆上任何一位君主一样。”

“您是一位称职的Jack。”这个时候音乐恰好停下来了,伊万低下头,轻轻在王耀耳边迅速的说了一句话,“我们会再见面的,下一次见面的时候请让我称呼您王耀。”

“您好像对自己很有信心?”

“谁说不是呢,您自己说的,我是一位伟大的君主。”


二、国王与骑士

黑桃国与梅花国的国王签订了贸易协定之后总算是肯停歇下来休养生息了。这两个国家好斗极了,鲜少会有和平的时候——他们就像是两个调皮的孩子,谁也不服谁,一言不和拎着拳头就上,只不过代价大得多,比如金钱、装备、战士,还有那些难以培养的魔法师。

这一天难得没有下雪,阳光爬进了屋子里,或者是挂在枝头,梅花国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Jack,我决定要去黑桃国。”梅花J突然听到King这么对他说,他的王右手还握着笔,左手撑着下巴,“黑桃国的骑士真是有趣极了,你觉得呢?”

“请您务必带上臣下。”

“我想独自去,这对我很重要。”伊万拿着一个黑桃标记,他将它握在手心——那是他趁着王耀不注意的时候从他衣服上摘下来的,“我是个言而有信的君主。而他将是我瓦解黑桃国最好的利剑。等着瞧吧,阿尔弗雷德。”

这一天梅花国是放晴的,他将那枚黑桃标记对着阳光高高举起,那一瞬间他看见它在发光:“我总不能辜负他对我的期盼,你说是吗?”

伊万信誓旦旦的觉得他是为了黑桃国的骑士而去的,不是王耀。


骑士为了荣耀而活着。对于黑桃国的骑士来说,忠诚即是荣耀。他为了忠诚、为了King而活着,当他背叛了King的时候,他就死了。


王耀觉得有些冷,他下意识拢了拢长袍,将目光向窗外投去了——可他并没有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只有乌云压在黑桃国的首都顶上,将阳光严严实实遮盖起来了,让人觉得压抑,和这个等级森严的首都一样。他对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举起手,直直张开,想要抓住什么似的,“像是这样,就算是有一身好本事,也触及不到、没法破坏的东西。”

“喵。”怀里躺着的猫儿被他的动作惊醒了,懒懒叫唤一声。王耀收起眉目之间出鞘的戾气挠了挠猫儿。哦,这一身毛皮的手感让人觉得舒服极了,但也让他想起了那位君王厚实的外袍,那一定是用梅花国特产的雪域毛熊的皮毛制成的,也是贵族小姐们追求的好玩意儿。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越来越多的贵族们对国王不满——在他们看来,他们的享乐是第一位的。

这是一位什么样的君王啊,王耀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位君王。他一点儿也不像阿尔弗雷德描述的是个暴君,他是一位绝好的引导者和领导者,签订协约的时候王耀站在黑桃King的背后目睹了这场在谈判桌上的战争。他想,如果一定要形容这个人,用“头狼”更加恰当——王耀能够看见他深藏在内心深处的凶狠,和他想的一样,他们是一样的——这次的贸易协定虽然是梅花国牵头,在谈判当中却是黑桃国占了上风,获取了更多的利益,但对方看起来并不着急,在之后的舞会上还邀请他跳了一支舞,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

——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还真是一个自大的人啊,这下总算是同阿尔弗雷德的描述相符了——再见面也是敌人,你真的那么单纯吗,伊万·布拉金斯基?

王耀放下了他抱在怀里的猫,将他的骑士剑抽了出来,质地极好的剑身上倒映着他抿起的唇瓣。这柄剑是他从小追逐的信仰,对他来说,荣耀即生命。


“还真是让人头疼啊。你说,有什么能够让人抛弃信仰呢?”这是一片郊外少有人至的丛林,当然是不会有人回答他的,戴着兜帽的男人挥了挥袖袍,面前的水晶砰的一声破碎了——其中一片倒映着黑曜石般的眼睛——看啊,它们融化在空气中了,“你会和我一样抬起头望着这片天空吗,王耀?”


三、来见我吧,耀

对于黑桃国来说最好的形容词大概是风调雨顺,不过当然不会包括今年。见了鬼的老天连着下了五个多月的雨,从贸易协定签订开始——这就让一些讨厌的贵族老爷们对于那位年轻的黑桃K颇有微词,他们坚持这是因为黑桃K和梅花K签订了契约让祖先们愤怒而降下的天罚,越来越多愚蠢的平民也被他们煽动了起来,全国各地都在谴责他们的君王。

“什么天罚!”阿尔弗雷德头顶那撮呆毛跟着他主人的动作摇头晃脑的,似乎也在表示愤怒,“根本就是这见了鬼的老天!这群借题发挥的老家伙们!”

“那你这样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阿尔弗?”一边的王后开口了,他合上了手上摊着的书,将它放在腿上,看了眼刚从外面回来,收剑入鞘的王耀,“好了,别再装傻了,这里现在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你想要对我们说什么?”

“一定是梅花搞的鬼。”黑桃King终于开口了,他的眼睛和神情在这个时候才像个君王,“是那该死的伊万·布拉金斯基。那些贵族们早就被我们收拾踏实了,他们那群软骨头,如果不是有人在背后做什么手脚他们怎么敢公开反对我们,还撺掇了几乎整个黑桃国的平民?”

“说的没错。黑桃国这几百年来风调雨顺的,怎么就这将近半年气候突变了?”亚瑟将他的魔法书放在了桌子上,站起身走到窗边,今天和这一个多月来一样,依旧是一个下雨天,趴在黑桃国首都上方的乌云丝毫没有散去的迹象,亚瑟脱去了他的手套,接了几滴雨,低头嗅了嗅,“这里有水系魔法的味道,冰水同系,确实像是梅花国的作为。”

“不过我有些好奇这是为了什么。”王耀坐在King和Queen身后的椅子上,仔细擦拭着他那柄剑,“当时谈判的时候确实是我黑桃国获利偏多,或者说这干脆是一个不平等协约也并不为过,现在事实也确实是这样,但是我安插在梅花的眼线却告诉我梅花国国王似乎对于这个贸易协定很满意。这是让我怀疑的一点,而他们传回来的消息还有一条让我很不解。”

“是什么?”黑桃KQ的目光聚焦在王耀身上了。

“他们说,伊万有一天和王后在后花园的时候,摘了一朵牡丹而不是他最喜欢的向日葵。”王耀停下擦拭剑身的手站起身,神色有些古怪,“他对他的Jack说,一个协定换一个人,这笔交易太值了。”

在扑克大陆国家当中Jack往往会是King最信任的人,因为他们从小离开家人,灌输关于King和国家的信仰,直到死亡的那一刻。几乎没有人会背叛他的国家和国王,他们是国王真正的亲信,知道国王所有的秘密。

没有人知道伊万说的这个人是谁。然而王耀的脑海里却有两个人,他们一高一矮,高的那个向矮的那个挥了挥手,“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那时候请让我称呼您的名字。”

一个疯狂的假设正在王耀心里头酝酿着,并且没法磨灭,它像是一头饿了许久的凶猛的虎,不断在王耀心中吼叫着——王耀!那个人就是你!你知道吗!这荒唐的几乎赔上了整个国家的魔法,这被鼓噪起来的全国臣民都是为了你!你知道吗!

他不敢回答也不敢说话,他又拿起了剑,一遍又一遍的擦着,好像这就能让他坚定信仰似的。


“哈哈……罗德里赫,你看到这两个傻瓜了吗?”伊万指着冰镜当中的黑桃KQ,目光却一直放在似乎有些呆滞的Jack身上,他笑容满面,志得意满,“真是个聪明的Jack,一个协约换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你呀,可是你敢不敢对他们说呢?”

“如果想要让黑桃国恢复正常,只要小耀一句话就可以了哦。”梅花国的君主像是个孩子一样饶有兴致的撑着下巴,“来见我吧,小耀,来见我吧。”


评论
热度(17)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