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九芃】江湖路远【第三章上线】

芃芃和九王的智商终于上线啦。

九王心机boy。

Warning:有私设九王红颜。明月是青楼头牌,九王曾救过她,所以将春江花月夜当做一个据点。以后会发展成一个情报组织吧……具体还没弄好


三、

自古以来每个朝代兴盛之时大大小小的城市总少不了风月之地,文人墨客于此谈天说地,偶有兴起,便留下些千古流芳的诗词歌赋。盛都江月街便是其中一处,春江花月夜更是其中小有名气的一处。坊间更有传言其头牌姑娘明月乃是九王的红颜知己,九王来此吟诗抚琴,也是常事。

当然,偶尔也会见九王带其好友来此听明月抚琴,有造诣极高的,也有不通乐理,纯属对牛弹琴的——譬如此时正坐在其身边的杨家小少爷杨严。

一曲《春江花月夜》毕了,九王微笑着对美人说道:“明月,你辛苦了,下去歇着吧。”

美人作了个礼,眼里秋波流转,声线低柔轻缓:“九王救明月于旦夕,才令明月有了今日,此番都是明月该为殿下做的,未敢言辛苦二字。”语毕,又恭敬地行了一礼,退出房间。

杨家小少爷是何许人也?虽然每每落地都找不准平衡点,然而对于男女之情却是最为敏感——譬如此时他望着明月离去的婀娜背影,甩了甩辫子摇头晃脑念起了诗,一副十足遗憾的形容:“哎,这可真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啊。”

“此番我却是有正经事要同你谈。”齐翰唇线绷得极紧,眸色深幽,声线凝重,“告诉你三件事。第一,齐晟正在监视我,第二,杨豫今日同你前来借着拜访我的名义,实则是齐晟派来试探我的人,第三。”齐翰停了停,藏在袖中的双手握紧成拳,“我要夺位。”

杨严被这一席话惊得坐直了身子,连瓜子都忘了嗑,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隐去方才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九哥,这话可不能乱说。如今成祖故去,虽说陛下一直偏向您,但太后尚且健在,齐晟同你没有大差距,哪怕是陛下同意了,她也不会同意废太子的。你可要慎重啊,九哥!”

“这些我都明白,也都想到了。但我心意已决。”齐翰又恢复了方才的模样,面色如常,“芃芃落水一事令我知晓,若是他顺利登基,怕是我们两个都不会好过,我夺位不是为了利益,而是为了自保。故而此次带你前来,是要让你见一个人。”

还未等杨严发问,一阵爽朗笑声便从门口传来:“九王殿下当真好胆识,深谙用人不疑,疑人要用的道理。九王殿下就不怕老夫告诉太子殿下,以保小女太子妃的地位?”

“您当然不会。”齐翰气定神闲地给面前的茶碗添上热气腾腾的茶水,递到来人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您如今来到这里,坐在本王面前,您便已经告诉本王您的选择了。

“芃芃的父亲。如今的兵部尚书,张放张大人。”

杨严虽平日里一副吊儿郎当的世家公子模样,然而对于盛都形势依旧有他独有的嗅觉,张放一出现,他心下便灵光一闪:“九哥,你是要我杨家和张家联手?”

“那就要看张大人的意思了,您说是也不是?”齐翰但笑不语,也不看张放阴晴不定的神情,只拈起茶杯,悠然饮了一口茶叹道,“明月这儿的茶倒是挺好,都快比得上我九王府的茶了。不过杨严,我幼时去张府做客的时候曾品过一种茶,至今未能忘其隽永之味。”

“九哥对于茶可是最挑的,是什么茶能让你如此念念不忘啊?”

“此茶何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会将其牢记于心。”齐翰又将碗里倒满热茶,低眉抿了一口,“我齐翰对于情义二字最是看重,一些事情别人以为理所应当的事,我是不屑为之的。”

夜已深了,房间之外依旧灯火通明,歌舞升平,房间之内烛火跳动着的身影投在墙上,形如鬼魅。张放的脸色依旧未定,不过齐翰并不着急。自小他便知虽然芃芃乃是女儿身,张放却是极宠她的,此番太子与江氏如此作为,他心里想必也是颇有微词,只碍着太子的身份不便多说什么。

不过只要有微词,那便有了可以攻克的缺口,将张家收为己用不过只是时间问题——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大抵如此。

当蜡烛将燃尽之时张放终于起身向九王作了一揖道:“九王殿下突然召臣前来,臣并不能立即给九王殿下一个明确答复,可否容臣考虑几日?”

齐翰回了一礼:“尚书大人可要记得本王的话。”

“微臣定将谨记于心。”

张放又作了一礼离开了房间,待其身影消失后杨严忍不住开口问道:“九哥,你这么确信他不是太子的人?”

“不确信啊。”齐翰又露出他那副平素极具欺骗性的温润笑意,“我只是赌一赌罢了。我去个茅厕,你等我一下。”

杨严似乎还没缓过神来,等明月在他面前晃了晃手方才瞠目结舌地对明月道:“……果然是我九哥,胆子比我可大多了。”

 

若是在今日之前问齐翰他此生一大憾事为何,他定然会告诉你是当年未阻止张芃芃嫁给齐晟。不过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月有阴晴圆缺,若是再给齐翰一个选择的机会,他定然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来解决生理问题。且看身边此人,虽化作男装,醉眼朦胧,脸上还贴着几个红艳艳的唇印,那副他深爱的眉眼却是决然不会认错的——除了他心心念念的太子妃张芃芃之外还有何人?齐翰虽生就一副好口才,对于张芃芃却向来是说不出什么话来的,脑海里转过无数个念头,却只愣愣地看着身边这人蓦地睁大眼睛,讪笑着跌跌撞撞地跑出门去了,嘴里还念着他听不懂的语言。

故而当他回到房间的时候杨严便见到了一个失魂落魄的九王,他好奇地拿手在九王面前晃了晃:“九哥?你被鬼附身啦?”齐翰没好气地拍掉他的手:“我没被鬼附身,倒是见到了一个被什么附身的人。”

“你见到谁啦?”好奇宝宝杨严问道。

“张芃芃。”齐翰似乎才回过神,眉头紧锁,“我看到她了。”

“她以前不也经常嫌闷得慌跟我们出来玩,来青楼也正常吧?”

“不,她很奇怪……感觉和以前大不相同。”齐翰推开窗户,借着微弱的月光看着正在街上跌跌撞撞往前走的身影,不由得摇了摇头,眉间添了七分宠溺,三分忧虑,“杨严,帮我保护她进宫。”

“知道啦,我一定会把她安安全全地护送回宫,九哥你就别担心啦!”话音还没落地,跳脱的少年便没了踪影,齐翰立于窗前,直到看不见张芃芃的身影才低叹了一声,转身离开房间。

 

——哪怕你已面目全非,我依旧是齐翰。

    只愿你永不负我。



-TBC-

评论(4)
热度(23)
  1. 热夏一川风华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