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九芃】江湖路远【第五章】

依旧是回忆+权谋……毕竟是九王视角嘛加了很多有用的没用的嘿嘿嘿(´・ω・`)
下一章两个人就要对上了,好像是第三集还是第四集的那段内容,九王难得为了芃芃和太子拼酒实在太——苏了!!

五、
第二日上朝之时尚还淋淋漓漓地落着雨,当下朝的时候阳光便撕开云层落下来了,一同落下来的还有一道彩虹,精神抖擞地挂在半空。水汽氤氤氲氲地缭绕在宫殿上,好似仙境一般。引得文武百官议论纷纷,驻足抚须。
“陛下方才于朝堂之上下了圣旨召回太子,甫一下朝便现了此番吉象,实乃我朝之幸。”
“那可不尽然,若不是九王殿下昨日向陛下求了情,太子殿下何时才能回到朝堂之上尚未可知。九王之贤,名不虚传,名不虚传啊。”
“话可不能这么说。太子之废立兹事体大。当朝太子乃是成祖钦定,若是太子殿下真真是个庸才,成祖又岂会立其为太子?当今圣上又岂会容其于东宫尸位素餐?各位大人且谨言慎行啊。”
说者或是无心,或是有意,然而隐于暗处的几双耳朵早已各自寻了自己的主子邀功请赏了。正在唏嘘朝局的几位官员也缄默了,一叠声称是,坐上自家马车往自己府上驶去。
清晨的盛都市集人迹寥寥,仅有几家馄饨摊已然将桌椅摆好,将柴火烧起,开始暖锅了。齐翰一手掀开车帘,视野里便落进一家馄饨摊,不知想起了什么,眼里神光略略柔和了些,开口道:“停车。”
“王爷有何吩咐?”
“我在此处逛逛,你们先回府。”
“是,王爷。”那侍卫说完似又是不放心,又加了一句,“王爷请多加小心。”
齐翰点了点下巴,便向之前那家馄饨摊走去。

——小九,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你一定没有吃过!
——还有什么是本王没有吃过之物?
——当然有了,这个世上好吃的东西多了去了。为王为帝要体察民情,高手在民间,小王爷,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浸在回忆里的齐翰脸上挂上笑容,提了提衣袂对忙忙碌碌的摊主道:“李嫂,一碗鸳鸯馄饨。”
“哎呀,小九,你可是有许久都没有来了。”初升的太阳驱走晨雾,毫不吝惜其光芒。摊主是一位朴实豪爽的中年妇人,听说来自漠北,一手馄饨手艺传自祖上。然漠北与南夏交恶之后便拖家带口南下到了盛都开了家馄饨摊维持生计,迄今也有将近十年光景了。如今只安居一隅,小日子倒也滋润,既没有盘下店面免受风雨侵扰,也没有因生活艰难困苦而卷铺盖回漠北,周遭店家商铺早已换了几拨,唯有这家馄饨摊风雨不动安如山。
不多时,一碗热腾腾的鸳鸯馄饨便被端了上来,齐翰回神拿起勺子搅了搅,十八只,正好九荤九素。他拿起白瓷勺舀了一只荤的咬了一口,鲜香肉汁冲入口中,他笑叹一声,口齿不清地说道:“李嫂如今的手艺倒是越发好了,怎么不想着盘下店面,也好免受到风雨之苦。”
“我这也就是个小本生意,能够在盛都这个地方谋个位置已是不易,再盘个店面,收入自然多,可仍旧有其他不必要的花费。待得我家小福大了,我便离开此处,给他娶个媳妇,也算是圆满了……”李嫂像是想到了什么,现了促狭神情,热络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九,你成亲了吗?”
齐翰大为窘迫,差点没拿稳手里的白瓷勺,苦笑一声:“还未曾成亲。”
“哎,要抓紧啊。”李嫂索性大喇喇地坐了下来,“当年那个小姑娘呢?”
“她啊。”齐翰正咬着一个馄饨,将表皮咬破了,从里头淌出来的汁水被他吸溜进肚子里,眼睫上凝着一层水雾,欲落不落的,极像一滴清泪,“她十四岁的时候嫁了我三哥,如今已经是我三嫂了。”
“啊呀。”李嫂惋惜地摇了摇头,“那时候看你们二人手牵手地从街的那头跑过来,甚是亲厚的模样。我还以为你们是一对儿呢。所以说,小九,李嫂同你讲,这缘分二字是最为奇妙的,抓住了是一辈子,抓不住也是一辈子。”
“千万不要错过啊,小九。”
齐翰像是不在意地抹了抹嘴站起身,在桌上排了几枚铜钱,起身便要走:“李嫂,我明白。走了啊,有机会我会再来!”
“哎。”中年妇人站起身擦着桌子道别了齐翰,满脸堆笑,“不要错失良机啊,小九。”
齐翰伸手摆了摆,信步往九王府的方向去了。

自江北回京的日子并不长,可也并不短,这段时间足够让太子齐晟自江北启程,快马加鞭赶至盛都,也足以让九王府添个不痛不痒的侍卫。当内务总管齐旻将此事告知齐翰之时齐翰手里狼毫未停,唇角含笑,只淡淡吩咐一句:“齐旻,你跟着本王的日子也不算短,该如何去做,便不用本王教你了罢。”齐旻眉间神色微动,低头应了声是便要退下,中途被齐翰的声音绊住脚步:“杨豫将军这几日是否仍旧跟着杨严?”齐旻道:“是。那王爷您的意思是……”
齐翰落下最后一笔,抖了抖宣纸,但笑不语。齐旻看了看那副字,恍然:“属下明白。”

——过犹不及。

-TBC-

评论(4)
热度(22)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