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寮里二三事【1-3】

1.
妖狐刚刚被召唤出来的时候惊动了整个寮,那天阿妈求到了最后两个碎片,终于合成契约书将这只尚未长开的小狐狸召唤了出来。姑获鸟早就忍不住上去把这只一脸懵懂的狐狸抱了起来,捏了捏他的大尾巴,左手抽出伞剑把伸出爪子想要上来摸摸妖狐的鬼使黑拍出去老远,鬼使白接住鬼使黑,无奈地抿嘴笑了笑,莹草将枫叶交到左手,伸出右手扫了扫妖狐肉嘟嘟的脸,还在姑姑怀里的小狐狸笑得弯起了那双桃花眼,伸出爪子把莹草的手抱在怀里舔了舔,舔得小姑娘咯咯直笑。
酒吞童子背着他的大葫芦,撇了撇嘴。
这么小就会撩妹,吃枣药丸。

2.
青行灯对酒吞童子说:“我给你讲个笑话,阿妈是个欧洲人。”
酒吞:“哈哈哈哈。”
青行灯:“大家都是ssr,你能不能不要笑得这么勉强?”
萤草拿着她的枫叶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对青行灯行了个礼:“灯姐,阿妈喊你去帮忙刷御魂。”青行灯嗯了一声,又道:“给妖狐刷的?”小姑娘点点头,手上的枫叶跟着她的动作一起晃:“是呀是呀,崽儿快20级了,阿妈说要给他刷一套针女。”
酒吞啧了一声。
他是前些日子来寮里的,金闪闪的边框让寮里的式神们好一顿惊叹,他总以为作为ssr,阿妈总归是将他好生伺候着,把寮里最好的御魂给他戴上,把攒了好久的达摩们喂给他,风风光光地去斗技场,鬼葫芦四层狂气一回合便让隔壁的茨木童子尚未释放地狱鬼手之前就将他打趴下。
然而当他二十级升了三星以后就被丢在角落里——阿妈偶尔刷到了地藏像就会给他戴上,不过也从没有像对姑获鸟、对妖狐那样特意为他刷过。
“这小崽子怎么这么好运呢?”酒吞童子咂了咂嘴,一巴掌把妄图喷蝴蝶精一脸瘴气的鬼葫芦拍回来背在背上,嘀咕道,“茨木那小子今天怎么不爬墙头了?”
“吾友!你想我了吗?”
鬼葫芦和隔壁茨木一起掉下墙头,酒吞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心情倍儿棒地回屋了。

3.
妖狐长得很快,一双桃花眼渐渐益发勾人魂魄,肉嘟嘟的脸逐渐变得棱角分明,却又多了几分柔和;手持一把折扇,身形颀长,眉眼温润,唇角含笑,翩翩公子不外乎此。
……不过就是被养得有点歪。
再换句话说,妖狐是个熊孩子。
譬如若无其事地进阿妈的房间用她的胭脂给自己眼角补妆,然后按上管狐大叔的脚印;譬如把判官的遮眼布藏起来,再像没事儿人似的靠在樱花树下将跳跳妹妹逗得咯咯笑;譬如把小白的旗子套在小黑的镰刀柄上,惹得小白还以为是小黑做的,生生好几日没理他……
斑斑劣迹,数不胜数,阿妈桌上的告状书天天都能装满一个半的废纸篓。
阿妈觉着自己愁得皱纹都多长了几根。自家的崽却在一边拿着折扇言笑晏晏,似是因为逆光,眸色被渲染得有些深幽:“阿妈,今日小生约了隔壁的茨木童子出去赏花。”
“啥?”阿妈警惕地歪头瞅着自家这只崽,“你不会又在想什么坏主意吧?茨木可是隔壁家里捧在手心的宝宝,你可别给我惹出什么事儿来。”
“不会。”妖狐合起折扇,耳朵耷拉着,服服帖帖地贴在头顶,一双桃花眼瞅着竟有点委屈,“阿妈,小生几时出去让您丢了脸?”
“我怎么那么不信呢……”阿妈仍是心有疑虑,妖狐被阿妈这样瞅着,眼中竟开始泛起潋滟水光,眼睛周围亦是红了一圈,阿妈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开口说道,“好好好我信我信!”
“小生走了!”妖狐听得阿妈这样讲,将眼里水光一收,身形闪出门外,立时便不见踪影。
阿妈觉着有点委屈。
“我对崽儿的教育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阿妈把小白送她的包包抱起来,认真地问道。
是啊是啊。
门外听墙角的式神们泪流满面地点着头,敢怒不敢言。

tbc

评论
热度(18)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