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01

大天狗曾承了风神的情,于是答应帮他护佑一方子民。村民们但凡有求于他,他必遂了他们的愿。数百年来风调雨顺,无灾无病。人们为他建了大天狗神社,称他为大人,日日祭拜,香火长盛,比之于当年的风神社尤过有之。

他缓步行入破败的风神社之中,眼角余光掠过蛛网层层的木门同破落腐朽的供桌,眉间不着痕迹地皱了皱,最后将目光落在碎裂的神像上——神像乃神明施展神迹之凭借,常常反映着神明的境况,如今神像已毁,风神或是已然化于天地。

他暗叹一声。当日里风神将其子民托付于他之时他便觉察到些许异常——按于他头顶的手比之于前愈发苍白,右眼上缠了绷带,仅剩的左眼目光依旧与往日无异,那时他尚年少,但知风神于荒川水祸中身受重伤,却没想到竟到了如是境地。

大天狗手里拈着三根燃着的香,如同那些凡人一般向着那碎裂的神像拜了三拜,将其插于锈迹斑斑的香炉中,转身离去。

鸦天狗早已候在门口多时,见大天狗自神社内行出便上前道:“大人。”

“说。”

“山下有村民说山上下来一只狐妖,专食女子精魄,已有三四户人家的闺女生了失魂症了。”

大天狗闻言眉尖动了动,眼底掠过一丝疑惑。他山里的妖怪们在他的管束下从不吸人精气,难道是其他妖怪治下的狐妖么?

“此狐妖如今在何处,汝可有查到?”

“被跳跳家的两兄弟抓住了,关在他们家……”鸦天狗停顿了一下,面具后的声音似乎带出笑意,“……里。”


妖狐觉得自己着实委屈。他用爪子狠狠抓了抓锁着他的铁链,只抓出几道白痕来,不由得很是泄气。

他今日从山里下来之时原本遇见了极可爱的小姐姐,刚同她讲了两句话将她逗得咯咯直笑,还未来得及从诗词歌赋讲到百鬼夜行,后脑便是一痛——待他醒转过来之时便已然被这寒铁做的铁链锁着,丢在这无人问津的地方了。四周极为昏暗,仅有上方的窗户开了个口子放点月光进来,妖狐就着那点可怜的月光环视四周,入目但见累累枯骨散落在地,骇得他尾巴上的狐狸毛都竖起三分。

妖狐是个极聪明的妖,族里同辈的小妖怪就数他顶机灵,周遭若有若无的妖气让他知晓此番怕是落入山中妖怪的陷阱里。只是尚不知究竟是哪位大妖怪想要将他当做自己的养料。听说那种大妖怪妖力强大,面目丑陋,喜食小妖。

尤其是如他这般好看的狐妖。

妖狐撇撇嘴。那大妖怪做的也忒不入流,以美色诱他入陷阱,还不如将他直接捉去吃了的好。

一念及此,妖狐想了想“大妖怪”的血盆大口,浑身的狐狸毛都抖了抖,心虚了一虚,又将心思打到了锁着自己的寒铁链上——比起被大妖怪吃掉这种事情,还是想想办法将这寒铁链弄断来的现实。

妖狐闭目凝神,全身妖力向掌心汇聚而来,一束若隐若现的风刃渐渐于指间成型,随着妖力的注入形状愈发凝实,于妖狐掌心呜呜地旋转起来。

原本以他的剧本应是他将寒铁链斩断逃离此地的,然而当他凝神之时却有声音同房门一道撞了进来:“大人,那妖狐便被关在此处。”

妖狐骇了一跳,心神大震间手里已然成型的风刃尚未来得及散去便在惊呼声之中迅疾地奔着推门而入的大妖怪面门而去。始作俑者由于妖力耗尽已然化成一毛茸茸的白毛狐狸盘在地上,两只前爪十分绝望地捂住了眼睛,暗道一声吾命休矣。

哪个冒犯了大妖怪的妖怪能有好结果?只怕吸食了他的血肉魂魄都算是对他的恩赐了……

大妖怪连手都没从袖子里拿出来,只冷哼了一声,便将妖狐辛辛苦苦凝出来的风刃打散了去;妖狐许久未听见声响,偷偷地将捂着眼睛的爪子松开半分,目光正好落在那蓝白狩衣上,暗道这大妖怪穿得倒不错,挺有品味。

那以冷哼之声破妖狐全力一击的大妖怪正是大天狗,他觉着有点不对劲,若是千年的妖,风刃强度何以如此之弱?

“狐妖,吾闻汝吸食女子精魄,以致昏迷不醒,可有此事?”

“啊?”妖狐此时已然缓过气来,正捏了个诀将自己化作人形便听闻大妖怪此言,不由得有些愕然,“此事也能怪在小生头上?”

“非汝所为却又是何妖?”

“小生向来不喜食人血肉魂魄,以日月山川精华为食,修为不过百年,化个人形尚且困难,又如何食女子精魄?”妖狐说到这里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由得有些赧然,手里折扇刷地展开,掩着泛红的脸,“那些女子许是因为小生不慎露出尾巴……骇着了吧。”

哦,原是吓着了。大天狗心里不由得有些莞尔,见得妖狐全力一击尚不过如此之后他对妖狐的话便信了三分——之前也不是没有先例,一些没甚见识的凡人见了妖怪之后便吓得失了魂,几日后便恢复正常了。

妖狐见大天狗的面色缓和了些许,不似甫一进来时像要立时吃了他似的苦大仇深,一颗狐狸心便蠢蠢欲动了起来:“那大人是否能放了小生?”

大天狗将脸一板:“自是不能。汝虽未酿成大祸,然汝如今既是吾治下之妖,吾便要教导汝为妖之道。汝未伤人,却也坏了吾之规矩。同吾回去罢,妖力未纯粹之时别出来丢人现眼。”

妖狐僵了僵,连鸦天狗上前帮他解了寒铁链都毫无察觉。

他,白狐族百年便能化形的妖狐,居然被那来历不明的大妖怪说成丢人现眼??

小生好气,可是小生还是要保持微笑。

妖狐面带微笑地跟了上去,暗地里向前面的大天狗竖了竖中指。

-Tbc-

评论(1)
热度(21)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