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风华。
是个并没有什么热度还爱逼逼的文手。
真的非常话痨。
是个后妈。
其他看置顶。

【苍俏】久别重逢

*今天教资考试过了以后速摸的小甜饼,不是很长

*现代AU,相亲梗,实际上有后续,但是不知道啥时候写

*我终于有一篇党费不是车了真感动……


苍越孤鸣到咖啡厅时得知对方已经到了,千雪孤鸣在车里拍拍他的肩语重心长道:“苍狼啊——别紧张,我记得你小时候不是很喜欢跟在俏如来身后么,这次就算作交流感情,阿叔看好你。”

苍狼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故作镇静,下车时却不小心踩进了水洼,偏他今日穿得还是浅色牛仔裤,一眼便能瞧见脚踝附近溅上的污点,这让他颇有些沮丧。

对于一场相亲来说这不是个好的开始,故而苍狼推门进咖啡馆时心情没那么阳光,如同积雨云绵密排布的天幕压在心头郁郁沉沉,连笑容也略微有些勉强,他实在不愿给俏如来一个不太妙的第一印象,听说他也和自己一样相亲了许多对象,没有一个成功对于俏如来这个人来说实在令人诧异,苍狼猜测大约是俏如来要求太高,因此而深觉忐忑。

毕竟没有人能面对暗恋了许多年的人无动于衷。

地点是俏如来定的。不是星巴克或是什么网红咖啡馆,坐落在城市中心商圈某一处老旧住宅区边缘,距离马路有一段距离,分明位于喧闹中,却又有大隐于市的错觉。

苍狼一面寻着俏如来一面不着边际地想,这地方着实很有俏如来的风格。

说是自幼相识,实际上他与俏如来算不上熟识——如果不算幼时交情的话确实如此——小学毕业后俏如来的父亲史艳文换了片区工作,俏如来便转去了其他学区的初中。他们两人都不是外向之人,智能手机尚未普及时节日的群发短信便是维系双方的纽带,一句节日快乐过后聊上几句近况便是极限,后来虽说加了QQ加了微信也甚少主动与对方聊天,只比翻盖手机多了几个表情,加之对对方的朋友圈状态和说说点个赞。

不过仍旧能一眼认出俏如来就是了,当然这不是说俏如来时常在朋友圈po他自己的照片,相反他几乎不用朋友圈,空间也向来沉寂,除却节日例行问候外几乎让人觉得俏如来没什么存在感。苍狼能认出他实在多亏了俏如来不是泯然众人的长相,史家历代书香,他身上便天生带着儒雅的书生气。他一面等人一面正看着手里的书,血色长睫垂落,唇角微抿,安静得几乎与周遭格格不入。

“俏如来。”苍狼走上前尽量自然地打了声招呼,另一手捏着卫衣下摆搓了搓,“好久不见。”

俏如来抬眼见是苍狼,抿着唇微笑道:“是好久不见。你已长得这样高了,我差点没认出来。”

苍狼笑容有些拘谨,他还是个大男孩模样,长手长脚想要摆得整整齐齐,像是个面对老师的乖巧学生。这让也有些紧张的俏如来忍不住笑出声,一双金色的瞳内中有暖色流动:“说实话我也很紧张,想说的太多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俏如来,”苍狼在俏如来的那一两声轻笑中舒缓了些,放松地靠在沙发背上,十指交叉搁置于膝头,“你这些年过得如何?”

“嗯……你这句话说得像是我们两人当真是久未交谈一般。”俏如来平时喜穿白色,和他那个乌漆墨黑的师兄上官鸿信判若两人,整个人显得十分素淡,但融了咖啡馆内柔软暖黄的灯光以后反倒显得生动,“五一的时候我记得你还与我聊过微信,和我说你与家人去海边玩,并且给我发了照片。”

苍狼脸上发热:“你说那次么。千雪阿叔说你那时候正在修改论文,想着默教授对你要求那样严格,我就想着给你看海。若不是你实在忙的脱不开身,我是想邀你一同去的。”末了想了想又道,“很好看。”

“多谢你,”苍狼的话让他想起那段暗无天日修改论文的日子,夹在默苍离一片红的修改意见当中的阳光沙滩大海与笑容温暖的青年,俏如来将散落的短发别至耳后,“确实很好看。”

至于那之后他将苍狼给他发的照片当作聊天背景这件事情,自然是不会同苍狼讲的。

“那下次能邀请你一起去么?”俏如来眼睛微微睁大了些,苍狼猛地清醒,懊恼自己太过急切,继而坐直了些道,“我的意思是……”俏如来打断了苍狼的话:“如果你希望我去。”

苍狼注视着俏如来的眼睛,他其实有些沮丧,但他不太会掩饰自己,亦或是他想要让俏如来看见自己沮丧的模样:“是因为相亲的原因么?”

“不是……”俏如来不太自在地避开苍狼显得有些沮丧的目光,那实在很像一只抿着耳朵的兔子,可怜极了,他能在与上官鸿信的言语交锋中气定神闲,却觉得难以招架苍狼这样的人,他现在其实有些后悔答应父亲来相亲,“你知道,我时常很忙,默教授会布置给我一些研究任务,或是代替他参加学术研讨会。可能不太有时间陪你。”

“没关系。”苍狼没有压逼太过,意味深长地问道,“俏如来,你听说过单身陷阱么?”

俏如来眨了眨眼,难得茫然:“那是什么?”

“听闻一个人单身的时间久了就会陷入单身陷阱之中,自己一个人过得太舒服,又过了最需要爱情的年纪,不是怕年纪大了伤筋动骨,而是怕自己守不住别人的付出。”苍狼将目光落在那双白皙修长的手上,交叉的双手缓缓握紧了,他想可能现在还不是时候,“这就是单身陷阱。”

俏如来长吁一口气:“想不到这么多年不见,你变了很多。”

“那么问题来了。”苍狼仍旧是紧张的,湛蓝的双眸盯着俏如来,喉结不太自在地滚动了一下,梅雨季节的积雨云裂开缝隙,阳光叫咖啡馆里的光亮堂了些,正正好照亮俏如来向来波澜不惊的双眸,“你愿意和我……尝试么?”

桌上的咖啡还未凉透,俏如来拿起匙子搅了搅,苍狼听见他在轻声叹息:“之前相亲的人大多说我太忙或与他们太客气,不愿再与我交往。”

“主动权在我,俏如来。”苍狼知道俏如来的意思,这总算是让苍狼知道了俏如来之前那么多次相亲失败的原因,不过不要紧,“我是不是还没和你讲过我喜欢你?”

 

出门的时候积云散去,闷热的梅雨天气着实令人心生不耐,千雪一面和史艳文聊着微信一面瞧见了从咖啡馆里头并肩出来的苍狼与俏如来,赶忙将手机放在一边摁了两下喇叭。

“千雪叔叔在等你,走吧,别让他等急了。”说完俏如来便想要道别,苍狼却一把拉住他:“你是要回家还是去学校?”

俏如来偏过头来瞧他,忍不住失笑:“苍狼,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学校离这里不远,我经常来,坐公交也就三站,不用麻烦你们。”

“我想送你。”苍狼逆着光朝俏如来笑,夕阳给苍狼镀上一层毛茸茸的暖光,衬得青年越发显得身形颀长,“你能尝试略微依靠我么,俏如来?”

这当真是一种别样的体验了,俏如来其实并不习惯于依赖别人,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能者多劳,他总是担负着相当多的责任,但苍狼提出的要求令他感到新奇——除了父亲以外,苍狼还是第一个对俏如来说请你依靠我的人。

“这种感觉并不坏。”

“是么,那真是我的荣幸。”

岁月还长。


-可能是个tbc的fin-


评论(18)
热度(64)

© 一川风华 | Powered by LOFTER